热衷用尿和泥
2018-07-31  

【卜岳】夏日香气


 
岳明辉从起床开始就闷在屋子里头,抱着ipad看了整整一下午的2016全明星回放,当代大学生一到暑假难免变成烂泥一滩,985211也不例外,他爸他妈不知道提着他的耳朵念了多少回,嫌他睡得晚起得晚,一天天的家务也不会做,饭也不按时吃,就知道没日没夜的玩儿,啥也不会干。

话听多了耳朵就长茧。再加上他爸他妈其实也就是表面上唠叨唠叨,实际上还是心疼儿子。岳明辉态度很淡然,每天该玩玩该吃吃该睡睡,提前享受理直气壮的伪失业生活。

北京的七月热的像蒸笼,蒸了好几天,终于稀里哗啦地下了场大雨,下雨天更是适合舒舒服服地宅在家当社会蛀虫,岳明辉在沙发里伸了个懒腰,兴致勃勃地准备奋战到天明,嘿,这詹姆斯打的真好,他好就好在他是真他妈的好!他爹临出门前进到他屋里,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给他把嗡嗡转了一下午的空调关了。“开开窗户透透气吧!早点睡!哎,个兔崽子!”甚至还把空调遥控器藏了起来,不过他爹前脚出门,岳明辉就光着脚丫子哒哒哒跑到客厅,轻车熟路地从电视柜里面的年糖盒子里美滋滋地把遥控器拿了回来。开玩笑,下雨天屋子里更闷,光靠开个窗能行吗!

岳明辉一屁股坐到电脑椅里,觉得屁股有点硌,后知后觉地从屁股底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可怜巴巴地亮着一条未读消息。
 
22:18
Gatling:在吗老岳?跟你商量个事行吗?
 
是卜凡。岳明辉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十点半了。这小孩平时跟他说话的语气都飘飘乎乎的,少见有这么严肃的时候,岳明辉心里一咯噔,坏了,卜凡这人性子急,脾气痛快,说话又直,该不会是跟谁打架了吧?
他赶紧抓起手机回复他。


22:31
LogicR:在呢
LogicR:咋啦凡子?
LogicR:我刚才看球呢没看见,你没事吧?
 
22:33
Gatling:也没啥大事
Gatling:哥哥我能把电脑放你家吗
 
22:34
LogicR:我去,你干嘛啊
LogicR:你没电脑能活吗
Gatling:我也没办法啊 我爸要把我电脑砸了 然后我就想先放你那 等我开学的时候去拿
LogicR:行啊,没问题
Gatling:就放一个月 行吗
 
22:35
LogicR:行,这都是小事儿,我就担心你没电脑不能活/呲牙 那不是你老婆吗/呲牙
Gatling:唉 那能怎么办啊 没招啊哥哥
Gatling:放我家 我老婆就死了
Gatling:宁愿不见它 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我老婆死球啊/大哭
LogicR:你想玩的时候来我家玩就行
LogicR:小事儿
Gatling:行 那我一会儿去送电脑
Gatling:我现在没在家 在外面
Gatling:我不把老婆安顿好不能回家/大哭
 
22:36
LogicR:十点半了还没回来呢?可以啊弟弟
LogicR:那你大概几点回来?十一点?
Gatling:恩 差不多
Gatling:我一会打个车回去 本来准备彻夜不归的 然后发现钱不够住酒店了……
LogicR:我靠要不要这么惨啊
LogicR:你真没事吧?要不我去找你?
Gatling:没事 真没事 
Gatling:唉我回来跟你说
Gatling:妈的估计我爸更年期了 找我事儿呢
LogicR:唉……行,那你一会过来送电脑吧,我等你
LogicR:你到小区门口说一声我下去拿
Gatling:恩
 

关上手机岳明辉有点想笑。卜凡这孩子,这都什么事儿啊,他都能想象的出来那个傻乎乎的大个子垂头丧气地摸遍口袋却只找得出来打车回来的三十块钱的倒霉样。他摇摇头,行,那就等吧。恰好今天晚上他家也没人,卜凡如果真不想回家,他俩挤一挤一起看一夜球赛也行,或者他陪他打会英雄联盟,虽然岳明辉不太爱打游戏,然而卜凡非常热衷于拉着他玩儿,他平时比较顺着这个学弟,再加上虽然他自己的光辉打的一般,不过卜凡的猴子很强势,常常逆风翻盘,总的来说游戏体验还是相当不错的。

卜凡是他高中学弟,比他低两届,他俩是毕业文艺汇演的时候认识的,岳明辉上去弹了个吉他。卜凡是学生会组织部的小干事,负责帮他搬凳子和谱架,他俩排练的时候唠了两句嗑,发现还挺对脾气,结果又在同一班回家的公交上大眼瞪小眼,巧了,一个小区的。这一来二去就熟了。后来卜凡高二的时候跟岳明辉说想走艺考,岳明辉愣了一下说,你不成绩挺好吗,卜凡傻呵呵的笑了笑,挠了挠头,怪害羞的样子,“这不是想追梦嘛。我还没敢跟我家里说呢,第一个就想先来找你商量商量呗。”

那个时候好像也是暑假。岳明辉刚高考完没多久,几天连轴转的毕业狂欢过后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在小区篮球场旁边的长板凳上坐着龇牙咧嘴地揉脖子,卜凡坐他旁边,一张脸还没洗脱稚气,身高却蹿得气势如虹颇像雨后竹节,说这话的时候卜凡没看他,一脸神往地盯着小篮球场旁边常亮的一排氙气灯。他的脸颊红扑扑的,眼睛却亮晶晶的,就像盛着满天的星星。

岳明辉愣了愣,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他自己高三那年珍而重之锁进他爸衣柜最上层的吉他。他又看了看卜凡,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哑巴了半天,最后只用力地拍了拍他的小孩逐渐宽厚起来的肩膀。

“那你就去,想干嘛都行。哥哥永远支持你。”


22:57
Gatling:我到西门了
LogicR:我穿件衣服出门,你顺着西门进来往东走,在第一个路口等我就行,我马上到
Gatling:恩 你吃不吃什么东西 我在门口便利店买瓶水 帮你带点
LogicR:哇,这么好
LogicR:不用啦

岳明辉脱了背心,套了件T恤准备出门。走到门口压了压门把,发现压不动,他家是那种老式的防盗门,估计是他爸走的时候,安全起见把门从外面反锁了,岳明辉从玄关摸了把钥匙准备从里面把门开开,然而把它插进去防盗门里面的钥匙孔,却怎么拧也拧不动,岳明辉踩在门口的地毯上,慌慌张张蹬了双球鞋,后跟都没提上来,坏事了,这下真的坏事了,门怎么能打不开呢?难道从外面反锁了从里面打不开吗?不可能吧,天呐,卜凡还在外面等着呢,这都什么事啊。
岳明辉急忙摸出手机给卜凡发消息。

23:00
LogicR:我靠我爸把门反锁了,你让我研究研究怎么开,你稍微等会
Gatling:恩没事 不急
Gatling:你真的不吃东西啊 晚上不睡不饿吗

岳明辉这会一点也没心思吃东西了,他拧钥匙拧得满头大汗,最终确信这不是他的力气问题。无奈之下只能求助他妈。

23:02
LogicR:咱家防盗门是从外面锁了从里面就开不开了吗?

23:03
山有嘉卉:打不开。
山有嘉卉:儿子还没睡啊?

23:04
LogicR:我爸走的时候把门儿锁上了,我同学要来给我送东西呢,开不开门怎么办啊
山有嘉卉:明天送也可以啊,明早爸爸就回家开门了。
LogicR:不行啊,他那边急,只能今天晚上
山有嘉卉:那不行啊。
山有嘉卉:好像有把钥匙可以开,你把门口的备用钥匙都试一下。

岳明辉试了半天无果,头都大了,一想到卜凡这小可怜还在小区门口便利店打转呢,突然灵机一动,长驱直入不成,他可以曲线救国啊。于是赶紧指挥卜凡。

23:05
LogicR:完球,门从里面打不开,要不你过来吧,我从窗户外面把钥匙扔给你你从外面给我开门
Gatling:好
LogicR:你从西门进来直走,在第一个路口往北拐,然后继续直走,走到最里面,然后再往西走
Gatling:你家在哪啊……
Gatling:哦哦哦
LogicR:12号楼3单元1楼东
Gatling:天黑了看不清楼牌号/可怜

23:06
LogicR:在小区的最西北角那个楼
LogicR:认得12号楼吗
Gatling:大概
Gatling:我在凭感觉走/大兵
LogicR:你往里走吧
LogicR:我在窗台看着你

岳明辉拉开窗帘,外面的夜晚黑黝黝地从防盗网漏进来,地面还是湿漉漉的,这场雨确实不小,不知道卜凡有没有淋湿?岳明辉心想,千万别感冒,夏天感冒可是很折磨人的。

23:08
Gatling:从窗户能递进去吧
Gatling:一个电脑包
LogicR:能的
LogicR:不行的话,我把钥匙给你,你去从外面开门就好了
Gatling:我觉的我会被当入室抢劫的强盗抓起来
LogicR:我家没人,不然干嘛要你开门

23:09
Gatling:靠,羡慕
Gatling:我家要没人我可以吹一晚上空调了!
Gatling:我们家的空调客厅一个 他们卧室一个 只有我的卧室没有
LogicR:哈哈我卧室有~
LogicR:到哪了?拍张照给我
Gatling:我也不知道 好像到最里面了

23:10
Gatling:往左还是往右?
LogicR:左边
LogicR:往里走
LogicR:三单元
LogicR:我拉开窗帘了
LogicR:亮灯的窗户

岳明辉的床是靠窗放的。他抓起电脑桌上的眼镜,爬上床,拉开了窗帘,趴在窗台上。
他听见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是卜凡过来了,他总是这么急慌慌的。

卜凡一眼就看见了那个亮着灯的窗户,岳明辉戴着眼镜,趴在窗台上很艰难地在外面的黑暗里搜寻着他,那样子显得很傻兮兮的,又有点可爱,他一整天的坏心情似乎都因为岳明辉这个眯着眼睛寻找的动作而消失得无影无踪。卜凡笑了,他朝那扇亮着灯的窗户跑过去。

“你开这么大的窗户,晚上睡觉要进蚊子,你把窗纱拉上。”
他抬起头,对着因为突然发现了他而流露出惊喜表情的岳明辉很温柔地说。

岳明辉摇摇头,他莫名的显得很雀跃,或许是这个说话的角度十分新奇,他鲜有可以俯视卜凡的时候。
“嗨,没事儿!那样我就看不清你了!!”

他调皮地眨眨眼睛。
“而且你也递不进来电脑哇。”

卜凡从防盗网的缝隙里把电脑包递过去,岳明辉接了过来,顺便把家门钥匙递给他。
“你要不今天在我家凑合一夜?”

卜凡没接,摇摇头。
“没跟我妈说,怕她担心,我还是回去吧。”

岳明辉点点头。
“好吧。”他随即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卜凡悻悻地摸了摸后脑勺,“别提了,昨天我爸半夜起来上厕所,结果发现我四点半还在玩电脑,气死了,他非得让我把所有游戏都删了,我不愿意,抱着电脑就跑出去了。”

岳明辉惊讶道:“我去,那你今儿在哪儿啊?”

“我跑旁边购物中心蹭wifi去了,找了个插头,玩了一天电脑。本来今儿也不想回家了,但是发现我没钱了,我妈也给我发信息让我回家了。”卜凡道,“但是我估计我把电脑背回去我爸能给我从中间直接撅断,所以就来找你托孤了。”

卜凡仰起头,岳明辉也望着他,背着光,头发毛茸茸的,脖颈的轮廓也柔柔的,他似乎是抿着嘴巴,虎牙却露了出来,亮亮的一点,在黑暗里他的脸颊柔软得像一朵清晨的茉莉花。

“行,哥哥一定替你照顾好你老婆。”
这朵茉莉花却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来。

卜凡摸摸后脑勺,觉得似乎被调侃了,但看着岳明辉那个小狐狸一样的表情,又觉得心里头软乎乎的,便也咧着嘴笑了起来。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把双肩包卸下来,在里面摸了摸,往岳明辉的窗台上一堆。

“呐!我给你买了酸奶,还有薯片儿!”

岳明辉笑得眼都眯起来了。
“嘿哟,你这小子,还知道交保管费哪!”
他使劲儿地从防盗网的缝隙里伸出手,轻飘飘地弹了卜凡一个脑瓜嘣儿,“挺上道啊弟弟!”

卜凡一把抓住他的手攥在手里,突然又像被烫着了似的着急忙慌地松开,脸都红透了,说话也吞吞吐吐的:“那,那就放你这了……那,那我走啦!”

岳明辉一开始确实被他这个鲤鱼打挺吓了一跳。然后又觉得这小孩什么都写在脸上,相当可爱,他笑得眼睛弯弯的,嘴角也弯弯的。

“嗯,那你想你老婆的时候,就来找我玩儿啊!”

卜凡惊了一下,从头到脚都红透了。哆嗦着应了一声,就慌慌张张地跑远了。

岳明辉趴在窗台上目送着他,这夜晚好安静,连卜凡咚咚的心跳他似乎都听得见。
嘿,别以为天黑就什么都看不到,小孩儿逃跑前控制不住扬起的嘴角都快飞到天上去啦。



评论(21)
热度(42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