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三番

吃玩睡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下辈子最好当个无欲无求的老神仙,无牵无挂的自由身,酿山花为酒,日日醉倒林间。

青黄短篇/漫反射

漫反射

written by 顾秋


——我把一切都给了他,但他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这样我也会累的呢。


一场大雨似乎将盛夏的烦闷燥热都洗净,出了门就闻见清新的雨味,黄濑笑着说果然出来散步很棒呢。


九点半钟月光正好,映在地上小小的水洼里一闪一闪非常亮眼。青峰仍旧秉守一贯个性闷着头往前大跨步地走着,只留后面黄濑手忙脚乱抗议着慌慌张张躲着水坑追赶。

青峰用一迭拖长的嘁气表达他的鄙视,而神态惯常凶恶的眼睛里,月光温柔如诗。


他很享受这样被追赶的过程,一如既往的。


“呐……小青峰?”

佯装不耐烦的回过头去,看见说话的人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黄濑喊完之后顿了半晌,然后慢慢的蹲了下去。


他青色的耳环在月夜里发亮。


“你过来看这边。”

带着些许确认所属的满足感,青峰难得一见的没有暴躁地吼一句怎么了,只挑挑眉毛就听话的走了过去。


居高临下的感觉很好,他一边抚摸着那柔软的金发一面贪婪盯着对方的动作浑然就是巡视领土的野兽。只不过那眼神里明明灭灭多了一种叫做爱的颜色。


黄濑没有动,安安静静的任他摩挲了好久才缓缓站起来,青峰顺势伏在他肩上,嗅着发尾清新的森林香味,表情里有舒适的餍足。


“小青峰……为什么月光是一样的,而水面和地面却不一样呢。为什么水面能映出月光,而地面……不能呢?”


……这么简单的物理问题你还问我?


“白痴,”想也没想习惯性的先回上一句,“平面和粗糙面反射的能一样吗?”


“那……如果月亮喜欢上一块地面……月亮全心全意的把光都给了他,结果却被漫反射掉了,月亮……不会很伤心吗?”


青峰虽然迟钝,但也不是傻的,黄濑话都说到这一步,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被他一番话气的笑了出来,青峰伸手使劲拧了一把他的脸。


“老子才受不了被不喜欢的人粘糊呢。”


他嗤的一笑,按着黄濑的头恶狠狠的吻了过去。


原著风无cp短篇同人/好姑娘

-好姑娘-

written by 顾秋

“老板?醒醒啦!”

一阵轻快的叩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迷迷糊糊的看过去,店门口那儿站着个女孩,细骨伶仃的,头发倒是很长,没有扎起来,逆着光显得她脸色很苍白。

见我一副迷茫的表情,女孩抿嘴笑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吴邪,你忘啦?我是梁小玉啊。”

我愣了一下,脑子转的飞快,梁小玉……这名字怎么那么熟悉?梁小玉……梁小玉……这他妈不我高中同桌吗?刚想一拍大腿热情接待顺便回顾同桌的你那个时代的朝朝暮暮,我突然浑身一冷,看着女孩的眼神也奇怪了起来。

我靠,这不对啊,梁小玉在我大二的时候就白血病死了啊,那年暑假我还来参加了她的葬礼,亲眼看着她一张白脸高高挂起她妈在底下哭的昏天黑地的。

女孩见我拿看鬼一样的眼神瞅着她,估计也着急了,有点勉强的露出一个微笑,道:“看来你还你还真忘了,你当年还说,我这样笑很好看。”

我心说老子还真没忘,她这一笑我想起来了,这一笑就跟当年墙上挂着的梁小玉一模一样。

我有点警惕的站了起来,手在一边的方桌上乱摸,希望能找到个桃符什么的避避邪。随即暗啐一口大骂自己没出息,这青天白日的,她一个瘦瘦弱弱的小姑娘能拿我一个一米八一的大老爷们怎么样?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死死地盯着“梁小玉”,道:“啊……我、我想起来了,怎么,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梁小玉无辜的看着我,表情有点委屈:“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么?”

我心说你他妈不废话吗,你要真是我高中同桌我一准叫王盟跟我一块列队欢迎准备跟你再续前缘啊,可现在我怎么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这前缘续着续着你突然要拉老子下去跟你做伴就不好玩了,到时候我去哪哭冤呢。

梁小玉看我一脸戒备,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叹气道:“唉,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回家途中经过你这儿,一时兴起想过来看看你的。”

我暗骂一句去你的,我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店开在黄泉路上啊。我只好干巴巴的笑了几声,心说你这真是说了个鸡巴的实话,我现在最想听到的实话就是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梁小玉看我一脸吃了屎一样的表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算了,不逗你了。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你,跟你说说话。这么看来,你确实还记得我。”

她的脸在店里暗淡的光线下显得十分苍白,表情如释重负,又似乎有点不舍。她沉吟片刻,说:“我来也是想跟你说,你要照顾好自己,别像以前一样。”她一边说一边从手腕上褪下一条红绳,向我走过来,把红绳放在我身边的桌子上。“我出生那年我妈向灵隐寺的高僧求的,”她顿了顿,语气有点哀伤,“现在我也没用了。送你吧。”

她冲着我又笑了笑,说道:“再见了,吴邪。”

一阵冰冷的气息向我袭来,我猛然惊醒,发现店门大敞,而我似乎刚刚正蜷在柜台边打盹。我紧张的环顾了一圈四周,发现没少什么东西,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没少倒是没少,只是陈列架旁的桌子上,多了一条有点旧了的红绳。

当年的我眼光不差,梁小玉也没有说谎,她最后那个笑容,的确挺好看的。

我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头痛欲裂,破手机又好死不死地响了起来,一条新短信。

是三叔发来的,只有五个字。

“龙脊背,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