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用尿和泥
innerbtn 417

【卜岳】夏日香气


 
岳明辉从起床开始就闷在屋子里头,抱着ipad看了整整一下午的2016全明星回放,当代大学生一到暑假难免变成烂泥一滩,985211也不例外,他爸他妈不知道提着他的耳朵念了多少回,嫌他睡得晚起得晚,一天天的家务也不会做,饭也不按时吃,就知道没日没夜的玩儿,啥也不会干。

话听多了耳朵就长茧。再加上他爸他妈其实也就是表面上唠叨唠叨,实际上还是心疼儿子。岳明辉态度很淡然,每天该玩玩该吃吃该睡睡,提前享受理直气壮的伪失业生活。

北京的七月热的像蒸笼,蒸了好几天,终于稀里哗啦地下了场大雨,下雨天更是适合舒舒服服地宅在家当社会蛀虫,岳明辉在沙发里伸了个懒腰,兴致勃勃地准备奋战到天明,嘿,这...

innerbtn 205

【卜岳】哀愁列车



***

虽说大多数人都羡慕高个子,但我遇到的也不全是好事,就比如说现在,我坐火车总是要艰难地把自己蜷缩在那个对我来说有点太小的座位里,我很努力了,然而还是无法避免地跟旁边的人肩碰肩,手碰手。而随着列车启动,因为惯性我摇摇晃晃地打了个趔趄,这一下干脆直接靠到了那个男人的手臂上。

事实上那男人并不是那种看起来很凶神恶煞旁人不敢招惹的,不如说,恰恰相反,他看起来温和极了,可身上却笼罩着一种薄雾一样的哀愁,那种情绪极其寡淡,却有如实体一样,给他周身铸出一层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不透明屏障。
就像一只蛋壳,坚硬,又格外脆弱。

我对着他露出一个讪讪的笑容,他冲着我摇摇头,也很温和地笑了笑,薄薄的粉色...

innerbtn 394

【卜岳】物理考试之后怎样

师生AU
沙雕文学 就图一乐

小办公室里面冷气开的很足,岳老师穿着件白衬衫,看起来还有点冷,外面套了个杏色的针织衫。卜凡满头大汗地从蒸笼一样的教室猛地被引进这个桃花源,凉得浑身舒爽,呲牙咧嘴。岳老师看着他,面露微笑,从小办公桌前面转过来身子很和善地面对着他,手里拿着根红笔,冲着他点了点下巴。
“坐。”
卜凡战战兢兢地坐了。屁股在那个椅子上虚虚地沾了个边,他很怯怯的,有点害怕的样子,觉得自己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手不像手,脚不像脚。卜凡感觉自己像个被突然放进冰箱的火锅,外表是冷的,里面还是热烘烘,红彤彤,滚烫滚烫地咕噜噜冒着泡泡。
岳老师瞅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红笔在手里滴溜溜转了两圈,表情十分苦恼。...

innerbtn 800

【卜岳】一次尝试

关于抱/起/来/操。

pwp没剧情看了爽过就行!对不起别骂了!我先跑了!

石墨

微博

innerbtn 229

【卜岳】Back to the Oasis



卜凡那件可怜的空军夹克跟了他三年半,棕色的牛皮都褪色得露了黄,上面斑斑驳驳有不少泛着白的划痕,左胸口还有一处流弹擦过的弹伤。但它差不多是卜凡唯一一件体面衣服,他很宝贝这件皮夹克,总是拿块布爱惜地擦来擦去,就跟岳明辉擦他的吉他差不多——虽然那块布也不见得有多干净。
得,如今老伙计也要退役了,卜凡在刚才的搏斗里也没讨到什么便宜,虽然最后成功解决了麻烦,但还是被那个发疯的狂战士砍到了右肩膀,所幸没伤到筋骨,然而皮夹克的袖管却被划了个大口子。

但是衣服坏了,卜凡比断了胳膊还要悲痛。他提着那件皮夹克去找岳明辉,肩膀的伤还在汨汨淌着血,岳明辉缩在副驾驶座位上,还在倒腾那个无线电对讲机,他一分钟都没放弃试图跟基...

innerbtn 641
innerbtn 473

【卜岳】食色

(就当作是ABO吧)

卜凡推开化妆间的门。

他擦了一把汗,眼睛定定地看着正在低着头小睡的岳明辉。岳明辉带着妆,穿着表演服,蜷缩在在一张椅子里睡的正香。
卜凡闻到空气里隐隐约约的岳明辉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喉咙不由得有一些发干。他于是拿起放在化妆台上的矿泉水瓶喝了一口,被开封过的。毫无疑问瓶口唇印的主人是谁,桃粉色的唇蜜,粘粘乎乎的印在上面,卜凡喝水的时候咂磨出一些红酒的黏甜,不知道是来自于岳明辉留在上面的口红还是他本人。

岳明辉的味道是甜的。像是汁水四溢的水果一样丰饶而甘美的气息,情动时混杂着汗水就发酵成撩人的酒香,他垂下的脖颈令人想要啃食。岳明辉白皙饱满的后颈除了侧边有一个渐渐消却的吻痕以外就稚嫩得像...

innerbtn 488

【卜岳】疼痛



岳明辉有点儿近视。

也不是很重,从念书时候就有的毛病了,难免的,现在的小孩儿谁不半夜偷偷摸摸打游戏,看小说,眼睛看坏只是迟早的事情,所幸度数不算重,他配了一副框架,一开始不常带, 只在用眼睛的时候才带。普通的黑框眼镜,不算洋气,但是岳明辉觉得挺好看。他长得不算很像一个规规矩矩的好人,加之常年运动锻炼出的好身材,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好学生。而人一戴上眼镜,都要变得文质彬彬一些,出于这种莫名其妙的新鲜感,他有段时间鼻子上总挂着那副眼镜,他哥们儿觉得奇怪,岳明辉也没理。直到有一天他打篮球,篮球砸到了脸,塑料镜框磕成了两半。

被碎塑料割到鼻梁的感觉并不好受,血糊着岳明辉的上眼皮滴滴答答流下来。他脑子里嗡嗡的...

innerbtn 574

【卜岳】烫头

前篇《抽烟》《喝酒》

岳明辉跟李振洋谈了整整一宿,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感觉自己终于闹明白了,这事他必须得跟卜凡好好讲讲道理。

岳明辉最不怕的,就是讲道理。

他挑了个良辰吉日,赶巧小弟跟洋哥跑出去烫头了。虽然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特意避开了这俩人在家的时间。岳明辉搬了个小板凳,啪地一声摆在卜凡前面,一屁股坐下去。他抱着胳膊,一脸严肃,头上的小揪揪随着说话一晃一晃的。

“我觉得咱俩得谈谈。”

卜凡靠在他的半边床上,看见领导过来视察工作,还是微服私访,赶紧坐直了。不巧嘴里还有半块西瓜,卜凡赶紧嚼了嚼咽了,然后猛的点点头。

“说吧说吧哥,我听。”

岳明辉穿着个大裤衩子,隐隐约约露出来一段白白的大腿,还有李振洋的白背心,...

innerbtn 360

【卜岳】刺激战场

吃鸡梗。tx那个手游。

“落哪儿?”
岳明辉问。

“G港。没在航线上。人少,我们鬼子进村。哥哥你搜高层,我搜平房,找着98k记得跟我说一声。”

“G港离航线太远了,能飞过去吗?别落到野地里,那咱俩就惨了。”

卜凡百无聊赖地划着摇杆,听到岳明辉这么说,马上坐直了,“嗨,你说的这是啥话,你知道我有个外号叫绝地跳伞王吗,你点跟随,我带你双飞。”

有些人就是皮痒。岳明辉无语,抬起脚踹了一脚那个得瑟的屁股。

卜凡一点不生气,他乐得很,难得今天形体训练没被老师骂也没扣钱,两个老师还大发慈悲地把手机借给他俩让他俩玩一个小时手机,卜凡美滋滋地下了个刺激战场,喊岳明辉陪他一块。岳明辉不很爱玩枪战,更不爱打手游,平常一般玩玩NBA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