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用尿和泥
2018-07-12  

【卜岳】物理考试之后怎样

师生AU
沙雕文学 就图一乐



小办公室里面冷气开的很足,岳老师穿着件白衬衫,看起来还有点冷,外面套了个杏色的针织衫。卜凡满头大汗地从蒸笼一样的教室猛地被引进这个桃花源,凉得浑身舒爽,呲牙咧嘴。岳老师看着他,面露微笑,从小办公桌前面转过来身子很和善地面对着他,手里拿着根红笔,冲着他点了点下巴。
“坐。”
卜凡战战兢兢地坐了。屁股在那个椅子上虚虚地沾了个边,他很怯怯的,有点害怕的样子,觉得自己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手不像手,脚不像脚。卜凡感觉自己像个被突然放进冰箱的火锅,外表是冷的,里面还是热烘烘,红彤彤,滚烫滚烫地咕噜噜冒着泡泡。
岳老师瞅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红笔在手里滴溜溜转了两圈,表情十分苦恼。

“来,卜凡啊,你跟我说说,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卜凡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没意见,对着你哪儿能有意见,有意思还差不多。他们岳老师不仅讲课顶呱呱,人也漂亮,更是出了名的脾气好,所有学生都喜欢他,以至于他们班的物理课代表要一个月一换,那帮小姑娘就是为了能帮岳老师收收作业,好去他办公室多待会,跟他叨叨两句有的没的,再美滋滋地看他两眼。岳老师是冬天的烤红薯,夏天的巧乐兹。当然其实男孩们也喜欢他,不过这种青春期的喜欢通常表达的很隐晦,比如在教工篮球赛的时候自发组成拉拉队给岳老师加油——他的篮球打得也是真不错,每个男生寝室在岳老师的球队以压倒性优势取得教工篮球赛冠军的那个晚上都此起彼伏着低沉而兴奋的“牛逼”。岳老师招人喜欢。没人会对岳老师有意见。

“没,没意见啊……”

脑子里跑了一万米的火车,卜凡还是磕磕巴巴没说出什么来,其实他大概能猜出来岳老师叫他来办公室是为什么。他的物理考了40分,上一次考了50分,再上一次还是40分,当然如果他本身就是个吊车尾,物理差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卜凡偏偏学习还算不错,别的科目都是中等偏上,只有这个倒霉的物理,拖得他无可奈何苟延残喘。岳老师每次给他发小测验卷子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唉,我觉得也不是啊……你说你上课也挺认真听讲的,这成绩是怎么回事啊……”
岳老师的表情更苦恼了,他抓着那支红笔在桌板上很是焦虑地磕了磕,露出了一副相当真诚地在困惑的表情。两条细眉揪在一块,嘴唇抿得薄薄的,两颗虎牙咬在红艳艳的下唇上,那对龙凤眼显得有点莫名其妙的水汪汪的,卜凡瞅着岳老师的脸,感觉心里抓抓挠挠的,这小办公室的破空调好像又突然不好使了似的,真热啊,岳老师穿那么多,不热吗。

“你说你也不笨啊,怎么最基本的电场力都算不对呢……唉,是不是我讲课让人听不懂啊……“
岳老师的表情变得有些沮丧,他才来两个学期,看起来年龄也不大,估计是刚毕业没多久,对自己的讲课水平并没有什么自信。不过但凡坐过第一排的都见过岳老师批注的满满的教案本和教科书,上个学期他们班的物理平均分也是除了奥赛班以外的年级第一。岳老师的讲课水平和认真努力是有目共睹的。卜凡慌忙道:“不是!不是!老师你讲课很好的!是我自己的问题!”

“你自己什么问题啊?唉我看你力学还是可以的,怎么到了电学这一块就开始犯糊涂呢?“

卜凡不敢看他,吭吭哧哧,支支吾吾,脸都憋红了也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两只大眼睛还在四处乱瞟。他猛地看见岳老师桌子上放着个还冒着热气的保温杯。咦,这个保温杯长得还挺好看,秀秀气气的,跟那种老头杯还不很一样——噢仔细一看好像也差不多,不过可能是因为这是岳老师的杯子,所以卜凡看它怎么看都有股眉清目秀的意思,那个眉清目秀的老头杯上面上面印着一排工整的小红字:第三届青年教师教学大赛二等奖。
喔,二等奖啊,卜凡有点可惜地咂咂嘴。岳老师讲课挺不错的,怎么没得一等奖呢。

“……卜凡,卜凡?你在听我说话吗?”

卜凡慌忙回了神,思绪就像脱缰的野马,他一看岳老师就这样,浮想联翩,脑子什么都有,从早饭的煎蛋到中午作业的数学题,从去年看的修真小说到银河系和宇宙,就是没有正事。也难怪他的物理不好,上课的时候眼睛瞪的溜圆,看起来比谁都认真,其实整个人基本完全放空,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岳老师用了多少根粉笔他倒是知道,但是上课的内容真的一点都听不进去。

卜凡很痛心疾首地低下头。

“老师,我会好好学习的。主要是,我的基础太差了,有些公式我一开始就没弄明白。所以越学越糊涂,到后面就更搞不清楚了。”

卜凡委委屈屈地缩在板凳上,手指头绞来绞去,语气特别诚恳,显出一副对自己也很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岳老师马上开始心疼起孩子来,柔柔软软地说:“哎呀这个没关系的……你们李老师也跟我夸你脑瓜子真的很灵光的,你有不会的知识点就马上问我嘛……你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卜凡使劲地点了点头。有岳老师这句保证,他的物理一定会好的。卜凡猛地抬起脑袋,对着岳老师露出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他同桌的小女生夸他这种露出牙花子的笑法特别好看,真诚,热情,帅气,就是有点傻。不过卜凡不是很介意岳老师觉得他傻,他发现岳老师对傻乎乎的他格外上心,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反正也不是真傻,觉得他傻的岳老师自己才是个小傻瓜呢。

岳老师终于又露出笑容了,春风把冰雪消融了,虽然银装素裹的冬天也很美,不过还是姹紫嫣红的春光更明媚。岳老师这个真心的笑容实在是太好看了,办公室的空调好像又不好使了,热得卜凡汗流浃背,如坐针毡。

“只要时间够久,一切皆有可能嘛,你看说不定你下下功夫,下次你物理就拿全年级第一了呢。”
岳老师眼睛眯成了两个小月牙儿,虎牙也露了出来,“你聪明的,卜凡,我觉得你没问题。”

卜凡又使劲地点起头来。

只要时间够久,一切皆有可能,搞物理的岳老师很信这个,卜凡也觉得赞同。也是,毕竟四十亿年后连仙女座和银河系都能浪漫交合,所以毕业若干年以后哪怕他跟岳老师谈个恋爱,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嘛。

评论(11)
热度(39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