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用尿和泥
2018-06-03  

【卜岳】Back to the Oasis




卜凡那件可怜的空军夹克跟了他三年半,棕色的牛皮都褪色得露了黄,上面斑斑驳驳有不少泛着白的划痕,左胸口还有一处流弹擦过的弹伤。但它差不多是卜凡唯一一件体面衣服,他很宝贝这件皮夹克,总是拿块布爱惜地擦来擦去,就跟岳明辉擦他的吉他差不多——虽然那块布也不见得有多干净。
得,如今老伙计也要退役了,卜凡在刚才的搏斗里也没讨到什么便宜,虽然最后成功解决了麻烦,但还是被那个发疯的狂战士砍到了右肩膀,所幸没伤到筋骨,然而皮夹克的袖管却被划了个大口子。

但是衣服坏了,卜凡比断了胳膊还要悲痛。他提着那件皮夹克去找岳明辉,肩膀的伤还在汨汨淌着血,岳明辉缩在副驾驶座位上,还在倒腾那个无线电对讲机,他一分钟都没放弃试图跟基地恢复联系。岳明辉满脸是汗,手指都是抖的,显然是担心极了。卜凡敲了敲车窗户,岳明辉慌忙抬起头,看见完好无损的一个大活人,露出明显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卜凡打开车门也钻了进去,弯腰的动作牵动了那个伤口,他露出一个小幅度的呲牙咧嘴的表情。岳明辉马上看到了卜凡肩膀上那处吓人的刀伤,刚刚绽开的眉头马上又锁紧了,卜凡把他的心理活动都看在眼里,摇摇头对他比划,皮外伤,不要紧。刚才那场搏斗消耗掉了他的大量体力,卜凡躺倒在驾驶座上,把皮夹克摊开放在腿上,长长吐出一口气来。岳明辉转身要去找医药箱,卜凡的手摁了过来。
“别浪费,不是什么大伤口,我们没多少纱布。”
跟平常的力道不一样,他的动作很虚浮,显然是苦战过后已经疲惫至极了。

岳明辉没听他的,很强硬地扯了一大段纱布给他裹了上去。“以后再说以后。”

卜凡拗不过他,闭着眼由他动作,岳明辉皱着眉,表情很差,手却很轻柔。他们两个靠的很近,卜凡隐隐又闻到岳明辉身上的那个香味——很奇怪的香味。按说他们都没什么机会洗澡,用极其有限的水源尽力保持身体清洁已经很不容易,然而岳明辉身上却总有一股很淡的香。其实卜凡对香味的认知也是很模糊的,他的记忆中并没有什么真正值得称为“香”的东西,习惯了狂战士血液的腥臭和强化药物的苦涩,他的嗅觉对于这种令人厌恶的味道近乎麻木。而岳明辉身上的味道令他生平头一次感到平静和愉悦——因为味道而产生积极情绪,对他来说是一种新奇的体会。

岳明辉的头发擦过他的鼻尖,有点痒痒的。荒原上的夜晚总是很平静,起码表面上是的,车窗外的天空是一片粘稠的湛蓝。在极远处的东方,天际泛着诡秘而奇丽的红,那是卜凡遥远故乡的方向。卜凡看向那片红色与蓝色天幕的交界,他听到隆隆作响的夜声和荒原虫鸣,这些单调噪声令他渐渐起了困意。

“你身上究竟是什么味道?”
卜凡哑着嗓子问,因为睡意而显得格外黏重的呼吸扑在岳明辉的脖颈间。
岳明辉缩了缩脖子,手上的动作也顿了一下。他低声嘀咕道:“我想是花香。”

卜凡并没有见过真正的花,他对于花朵的印象全部来自于基地里贴在叹息墙上的那些泛黄的画片。先知告诉他,叹息墙之所以称为叹息墙,是因为这里记载了他们曾经拥有过的东西。美好的东西的消逝总令人格外心痛和惋惜。卜凡喜欢这些画片,他还在基地里的时候总是站在叹息墙前面发呆。花朵也是美丽的东西之一,他这么想,模模糊糊地觉得花朵应该一种是温热的,柔软的东西……可能它摸起来像岳明辉的发丝,或者脸颊的皮肤……

“花香。”
卜凡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岳明辉的回答,他困得眼皮打架,岳明辉于是更放轻了包扎的动作。然而卜凡忽然猛地摇了摇头,努力地睁开眼保持清醒。他盯着岳明辉垂下的睫毛,小声咕哝道。
“花香。”

“为什么会有花香?”
卜凡又问。

“我们那儿……。”岳明辉咬着半段纱布,说话含含混混的。“我家乡的人都这样。”

“噢。”
卜凡垂下头看着已经被差不多包扎好的伤口,“那你们那里真是个好地方,一定有很多,很多花。”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我喜欢花。”

岳明辉给纱布打了个结结实实的连钩结,听见这句梦呓一样的呢喃,不禁弯起了嘴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来。
“我也喜欢花。”

“我跟你的,喜欢,不一样。”
卜凡急忙强调。“我喜欢花香,所以我喜欢花。”

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慌慌忙忙的发言有多么冒失,这差不多类似一句告白,卜凡连困都不犯了,脸红得像是发了高烧,身体僵硬得像块矿石,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你,你的刺青呢,有,有什么意义吗?”
他结结巴巴地开口,试图转移话题。

岳明辉仍然靠在他耳侧的位置,他没有起身,好像也没有察觉到卜凡的害羞和尴尬,神情依然很温柔。他轻轻地摸了一把卜凡毛刺刺的头发,像是在安抚一只小动物。

“刺青是记忆。”岳明辉低声说,“关于我家乡的,所有的一切。都记录在刺青里。”他喘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极大的决心似的,才复又开口。

“我是从‘绿洲’来的。”

“噢。”
卜凡愣愣地点点头。

岳明辉没料想到他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张大了嘴巴很震惊地看着他:“你居然不惊讶一下吗?我以为你们听到‘绿洲’这两个字,都会变成疯子!”

没有人不知道“绿洲”。先知说那里是流淌着奶和蜜的金色梦乡和美丽天国。绿洲是这片荒废之地上唯一没有被主神放弃的净土。那里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清澈水源,也有四大藩主费尽心思争夺的具备繁衍能力的育种者。绿洲对这片废土来说是一个无比神秘,又无比令人向往的地方。没有人知晓通向绿洲的路径,甚至没有人敢真正保证,绿洲一定存在。它更像是一个只存在于口口相传里的金苹果,用来鼓舞挣扎在这个绝望世界里的人们,告诉他们,废土之中仍旧有美好的东西。可是似乎也从来没有人真正地看到这只金苹果过。

但是卜凡依旧傻傻地盯着岳明辉。
“我,我觉得,你好像本来应该就是从那里来的。”他嗫嚅着,“我也没觉得很意外。”

岳明辉瞪着他,嘴巴张张合合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卜凡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试探道:“我不了解绿洲,可是,我很喜欢那里。你能不能告诉我,绿洲究竟是什么样的?”

“就和你最美好的想象一样。”
岳明辉像是梦呓一样低声呢喃。他凝视着卜凡黑黝黝的眼睛,又好像在透过那双瞳孔望向更辽远的深处。“绿洲就是一个美梦。”

“美梦。”
卜凡重复道。
“美梦里有花朵吗?”

“有。还有鸟。有溪流,山谷,有很多动物。有月亮和星星。”

卜凡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绿洲真好。”
他由衷地赞叹道。

“嗯。”
岳明辉也点了点头,眼睛里的温柔似乎要流溢出来。
“我会带你回到绿洲的。”

“好。”
卜凡又点点头。岳明辉的声音很轻,像是柔软的织物覆盖着他。车窗外已经是一片泼漆一般的深蓝,荒原上的夜声也渐渐变得规律起来。黑色的幽灵蹒跚而行,如同水母一般涌动在沙漠深处。又一个普通的夜晚。卜凡的疲惫和困意如同潮水一样涌了上来。

“我的皮夹克破了。”
卜凡最后嘟哝了一句。

“我会帮你补好它。”
他模模糊糊地听见岳明辉这样回答了一句,便觉得有了保证似的,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ft.说要搞废土AU就飞快地搞了!有点没头没脑的,这个故事其实很适合展开写!可能以后还会再写一些小片段!
背景有借鉴《Mad Max 4》。但是没有看过的应该也可以看懂噢!

评论(11)
热度(22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