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用尿和泥
2018-05-03

【卜岳】食色

(就当作是ABO吧)


卜凡推开化妆间的门。



他擦了一把汗,眼睛定定地看着正在低着头小睡的岳明辉。岳明辉带着妆,穿着表演服,蜷缩在在一张椅子里睡的正香。
卜凡闻到空气里隐隐约约的岳明辉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喉咙不由得有一些发干。他于是拿起放在化妆台上的矿泉水瓶喝了一口,被开封过的。毫无疑问瓶口唇印的主人是谁,桃粉色的唇蜜,粘粘乎乎的印在上面,卜凡喝水的时候咂磨出一些红酒的黏甜,不知道是来自于岳明辉留在上面的口红还是他本人。

岳明辉的味道是甜的。像是汁水四溢的水果一样丰饶而甘美的气息,情动时混杂着汗水就发酵成撩人的酒香,他垂下的脖颈令人想要啃食。岳明辉白皙饱满的后颈除了侧边有一个渐渐消却的吻痕以外就稚嫩得像个高中生,而那个小小的吻痕遮蔽在他蓬蓬松松的头发下面,倒显得格外天真。卜凡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那段脖颈,他握了握拳头,似乎刚好可以整整包住。岳明辉皮肤的质感让人觉得仿佛可以咬出一个缺口,吮吸里面的蜜一样粘稠而丰盈的汁水。

卜凡慢慢地向岳明辉走过去。化妆室除了他们两个并没有人,岳明辉倚在凳子上补觉,所以灯也是半关着的,化妆室里面各种化妆品和发油的味道冲上来,让卜凡觉得头昏脑胀。他轻手轻脚地搬了另一把椅子靠在岳明辉旁边。

岳明辉整个人就像是一块沉默的白丝绸,最初看上去是寂静朴素的,凑近了才发现其实很是光艳。他裸露出的脖颈上的皮肤皮肤白而薄,透出隐隐血色的粉红。白是雪地一样的干脆,却令人错觉剥开外皮会流出粘稠而甜蜜的粉色浆液,岳明辉的味道总让卜凡想起无数种熟透的饱满的水果。他轻轻揽着岳明辉昏昏欲睡的身体,错觉是捧着一串沉甸甸的盈满汁水的葡萄。妲己就爱给纣王吃葡萄,因为狐狸觉得葡萄最好吃。

狐狸也懂岳明辉的好。

卜凡看着那一截白生生的脖颈,禁不住吞了口口水。岳明辉靠在他身上兀自睡得越来越沉,他的味道没了控制,于是越发浓郁起来。馥郁的果香在狭窄的空间里弥漫,混杂着两个人身上潮湿的汗气,氤氲成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热腻甜腥。像是还没有完全酿成的果酒,封在白瓷的罐里,醇厚的气味藏不住,丝丝缕缕地流出来,在密闭的空间里发酵成一种裹挟着肉欲的黏腻芳香。

熟透的水果与饱满鲜活的肉体无甚区别。因而岳明辉的味道会令卜凡觉得充满情/色的意味,似乎也情有可原。他柔软的皮肤偏偏也是带着些许暖色调的白,似乎一掐就会出水,像是圆熟鲜嫩的果肉,岳明辉睡得昏昏沉沉,卜凡的手便悄悄摸上他的右手臂。岳明辉的右手臂没有纹身,白皙干净,乖乖巧巧地任由他捏在手里把玩着。卜凡觉得这段手臂简直是一截新长的藕,堪堪从莲花池里捞出来的,洗净了淤泥,白的晃人眼睛。岳明辉的手臂上有一层薄汗,便恰似那藕节粘粘连连的汁液似的,黏着他的手指教他不肯放却。

他于是顺着手臂摸下去,手指与岳明辉伸张开的五指缠绕在一起。很缱绻的一个动作,情侣之间的,然而卜凡并不觉得满足,他开始转动着手指,亲密地去抚摸岳明辉的指缝。指与指间的蹼状皮肤薄而敏感,谁也受不了被故意地揉来揉去,岳明辉在睡梦里皱起眉,有一些不舒服的样子,他甚至用鼻子叱了叱气,就像一只红眼睛的兔子一样表达了他的不满。卜凡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动作,他知道这样小小的亵玩不会让岳明辉醒过来——而就算他醒过来,也并没有什么关系。岳明辉对他一直很是顺从。这也没什么好奇怪。

他的喉咙里吞噬进一些莫名的东西。从这个俯视的角度来看岳明辉露出来的下巴像是去了皮的白净荸荠。北方好像不很常见这种水果,生吃的时候脆生生的的,他恍然觉得岳明辉的耳骨啃咬起来也带着荸荠那股子脆嫩清爽的甜香。岳明辉是甜的,他身上没有一个地方不是甜的。皮肉与筋骨都带着淋漓畅快的香气,令人想要啃咬,是夏娃看到圆润的红苹果时候的好奇和贪婪,是人类的原罪,无法抵挡。岳明辉令人想要探索,更难得的是,他总令人想要探索。

卜凡的手停止了触摸。他凑过去慢慢地吻着岳明辉沉睡的脸颊。岳明辉的脸上带着妆,他毫不意外地吃到了粉底霜的味道。化工香精黏糊糊的甜混着岳明辉后颈散发出来绵绵不断的香气,在嘴巴里的味道是苦的,鼻子里却是冲天的甜,怪诞的的肉/欲气息。

他开始用手指轻柔地拨弄岳明辉垂下来的睫毛,像是在抚摸猫的尾巴。岳明辉像是被痒到了,五官都皱成一团,小幅度地摇了摇头,似乎要把脸上作怪的手指甩下去。

卜凡并没有放开。他的手慢慢地移到岳明辉的耳朵上。他喜爱抚摸他的耳朵,岳明辉也很温顺,这仿佛是他们之间一个秘密的仪式。

岳明辉左耳上带着一只长耳坠,金属的流苏低眉顺眼地直垂到肩膀头上。他的眼睫毛密到甚至显得有些湿漉漉的,因为熟睡而吐息均匀,呼吸声轻柔像蝴蝶振动翅膀。卜凡顺着他的脸看上去,右耳的耳洞破了一块,他记得这个伤口是岳明辉脱毛衣时挂到了耳坠,这个人总这么冒冒失失的。那个伤口很新鲜,在白圆的耳垂上支楞楞划开一刀,樱花绽开的颜色和柔软质感,露出的粉红色嫩肉也像一块丰腴的金枪鱼刺身。

卜凡用左手轻轻卡住岳明辉的脖子。向着他微微张开的嘴唇慢慢吻了过去。他品尝到那瓣嘴唇上唇蜜的酒香。粘粘的甜味。令人头昏脑涨。岳明辉并没有醒。

他身上的香气浓烈的如同爱欲的海洋。卜凡感觉到胃部和喉管激烈的灼烧,他恍恍惚惚觉得自己所有的快感似乎都来自于食欲,痛苦则来自于永恒的不餍。

他感觉到饥饿。

他被爱欲冲昏头脑,此时此刻只想把岳明辉囫囵地吞下肚去。

评论(21)
热度(47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