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用尿和泥
2018-04-22

【卜岳】烫头

前篇《抽烟》《喝酒》


岳明辉跟李振洋谈了整整一宿,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感觉自己终于闹明白了,这事他必须得跟卜凡好好讲讲道理。

岳明辉最不怕的,就是讲道理。

他挑了个良辰吉日,赶巧小弟跟洋哥跑出去烫头了。虽然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特意避开了这俩人在家的时间。岳明辉搬了个小板凳,啪地一声摆在卜凡前面,一屁股坐下去。他抱着胳膊,一脸严肃,头上的小揪揪随着说话一晃一晃的。

“我觉得咱俩得谈谈。”

卜凡靠在他的半边床上,看见领导过来视察工作,还是微服私访,赶紧坐直了。不巧嘴里还有半块西瓜,卜凡赶紧嚼了嚼咽了,然后猛的点点头。

“说吧说吧哥,我听。”

岳明辉穿着个大裤衩子,隐隐约约露出来一段白白的大腿,还有李振洋的白背心,那条花里胡哨的胳膊很自然地袒露在外面。卜凡的眼睛飘来飘去,就是放不到岳明辉严肃又正经的脸上。

岳明辉觉得他有点跑神,特别不满地在卜凡脸前面张开手指头用力晃了晃。

“嗨,嘛呢嘛呢。你哥跟你说话呢。就说你们这种小孩,啥都不知道,就天天情情爱爱的,我跟你说,这你哥哥可得给你好好讲讲道理。”

卜凡抓抓脑门子,有点懵懵懂懂的,突然就开始不知道岳明辉在说啥了,研究生话多,还凡事爱问为什么,讲起道理来滔滔不绝,连李振洋这种团霸都拿他没辙。他一个艺术生,哪有他哥上侃自控原理下侃人类简史的逻辑,只能点头如捣蒜,正襟危坐聆听未来对象教诲。

哪知这岳明辉越讲越来劲,明明就是谈个对象的问题,他居然从弗洛伊德讲到了图灵,卜凡听得半懂不懂,倒也不是不乐意听,要是在平时,卜凡总是很爱听岳明辉啰嗦的。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是春宵一刻值千金,李振洋拉着小弟出门前对着他那一番挤眉弄眼他可没忘。小弟人也不傻,虽然两个实际是来自北电的哥哥都没跟他透露,但是他李英超也是天生中戏的料,凭着自己的推理猜了个大差不差。李英超临出门前一边穿鞋一边冲着他一脸大义凛然的凡哥抱了个拳。然后蹦蹦跳跳地跟他洋哥出去烫头了。

岳明辉还在喋喋不休的讲,卜凡好容易把眼睛从他裤子里漏出来的一段光洁的大腿根上移开,又不好意思地抓抓脑门子,“哥,你刚讲的什么?什么自恋情结还是性/欲倒车,听不懂啊。反正我就是喜欢你,我想跟你处对象。就这样,挺简单的。你搞那么复杂干嘛?”

岳明辉气的七窍生烟:“那是性/欲倒错!合着我给你解释半天白讲了!”

倒也不是真生气,无非张牙舞爪地咋呼两句,还是带着笑的。没人见岳明辉真生气过。他也不爱大声说话,卜凡喜欢他这点。岳明辉身上有种沉淀过的内敛含蓄,无论何时都看起来温温和和的。那话怎么说,文静,像是高中时班级里面学习成绩最好,扎着马尾辫的女班长。安安静静地坐在第四排靠窗的角落里写题,风吹起窗帘抚过她身上,就连最坏的坏小子也不敢去打扰。

但是他又不无趣。温和没脾气的人很容易被人觉得没什么性格,但岳明辉不是。他是个很有内涵的人,懂的也多,说话也有意思,卜凡喜欢有文化的人,他爱听岳明辉讲话,他不像李振洋跟李英超似的,总是打断他。他盯着岳明辉吧嗒吧嗒一张一合的小嘴都能看上好一会。

但他心里有点燥。
岳明辉对他不错,他觉得这样挺好,但是不够。人总是希望自己是独特的,卜凡心里不是没动过歪心思,他知道岳明辉也有。岳明辉有时候的眼神和小动作一点都不像个哥哥,不知道他自己知道不知道,娇里娇气的,像个小女朋友。

“说那么多有啥意思。反正你就说处不处。”
卜凡舔了舔嘴唇,声音非常焦灼。

岳明辉突然卡壳了,他在凳子上扭来扭去,吭吭哧哧了半天,还是一句话都憋不出来。实际上将近一个月了,他都没有什么进展,卜凡第一次堵住他,说要跟他处对象,他就是这幅吭吭哧哧的样子,到现在他还是说不出来什么,没有一点儿进步,只不过脸红少了一些,无非从红两个耳朵变成了红一个。似乎差不多。

卜凡又舔舔嘴唇,打算直接给他来个惊喜。他妈的,岳明辉简直就是个王八,这种人你不刺激刺激他,他永远都不会出壳。卜凡把手搭到岳明辉肩上,头也凑了过去。岳明辉睁大了眼睛,表情很惊恐,但是似乎也没有要逃开的意思。

一阵撕心裂肺的和弦把他俩都吓了一跳。

岳明辉那个小诺基亚突然响了,非常执着,非常坚定,那个标志性的铃声在安静的两居室里吵得如同阿瓦达索命。

岳明辉慌慌张张看了卜凡一眼,胆怯道:“要不让我先接个电话?”

卜凡不想点头。他的脸很冷,心也很冷。他是一尊没有感情的雕像。

岳明辉的眼神可怜巴巴的。
卜凡点头了。
岳明辉赶紧起身跑走了。

卜凡很郁闷,卜凡太郁闷了,他决定等这个电话打完,说什么他都得把岳明辉摁在他这张床上,好好整他一整。岳明辉这个人真的太气人了,不整一整,他心头的怨恨是没有办法缓解的。

岳明辉走进来了。
卜凡一级战备。卜凡二级战备。卜凡提枪上膛。卜凡准备发射。

“洋洋的电话。他被困半道儿上了。”岳明辉拿着他的小诺基亚,有点无奈地说,“倒霉孩子,让我去接他。”

卜凡的话噎了一大半在嗓子眼儿里,眼睁睁看着岳明辉急慌慌套了条裤子就逃也似的跑出去了。他气结,气得舌头都捋不直了,气李振洋,也气岳明辉。他妈的,这都什么事,他妈的烫头,他妈的电动车。


李振洋还算有良心,快到家的时候给他打了个电话,兴高采烈地说老岳请客,快下来宰他,卜凡粗声粗气地冲了他一句,你知道你把你兄弟也给宰了吗?李振洋在那边拿着电话有点发愣,不过他李振洋何等精明的人,脑袋一转就明白这傻大个是啥意思了。嗨,李振洋清清嗓子,多大点事,一会我把小弟拐到超市里边,你俩继续,我叮嘱博文一句让他别跟着。

卜凡啪地一声把电话摁了。黑着一张脸踢踢踏踏地下楼了。


李振洋没蒙他,看见他下来,慢吞吞地走过来,拉着李英超就说去超市买冰糕,小孩欢呼一声,蹦蹦跳跳地就跑远了。岳明辉坐在那辆没电了的电动车上,看见卜凡下来,下意识地就想加油门刺溜一声开溜。不过电动车没电,他又想赶紧跳下来,去追随李振洋和李英超,他愿意一人给他们买10支可爱多。卜凡已经走到他前面了,岳明辉丧失了逃跑的最佳机会,蔫倒在座位上。

“你推着我走走,来,凡子,咱俩假装他还有电的样子。”
岳明辉选择彻底破罐子破摔了。

卜凡咬牙切齿,想把他推个跟头。但还是任劳任怨地在他屁股后面推了起来,岳明辉坐在车座子上,也不丧了,玩得开心,甚至开始乐乐呵呵地颠起脚丫子来。

博文在旁边站着拍了一会,心领神会地跑小卖部去了。卜凡瞟了一眼,也没停下动作,一溜烟把他哥推到前面里面去了。

“你到底怎么说?处还是不处?”
卜凡停下来,歇了一会,突然粗着声音问他。

岳明辉被吓了一跳,转过身咳嗽了一声,耳朵也有点红了。没好意思看他,又别别扭扭地把卜凡悄悄摸摸伸上他肩膀的手打下去。

“反正……就是……”

岳明辉握着车把吭吭哧哧半天也没说出两个字,卜凡倒也不接茬,就继续耐心地推着那辆没电的劳斯莱斯往前跑。他不着急,他有耐心的很。万里长征第一步,他有肚量,对象有点小脾气,好事。不然生活多没趣味。

“就是……就是……”

木子洋跟灵超还在那个小超市里面猫着。岳明辉往前扑腾了半天,就是憋不出来那句话,卜凡心里不满,于是开始一使劲,拽着那个电动车停下来,小车猛地顿住,岳明辉往前划拉的脚一下子没收住,呀呀地叫着乱蹬了几下,眼看着要倒,晃了半天才稳住了。

岳明辉有点气,扭过头瞪了他一眼。没说出来的话也不说了,鼓着腮帮子跳下车就要往回走。

卜凡把他按回到车座子上。
“跑啥?你说完了吗,你就跑。”

岳明辉怕摔,也不敢乱动了,老老实实低着头支支吾吾我我你你了半天,声音像小猫哼哼,卜凡听得心里头抓抓挠挠,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把头凑到他嘴边儿,岳明辉的脸更红,别别扭扭地推开他。

“哎你别……一会再拍着了……”

卜凡懒得搭理他。直接用头卡着他的脖子,脸贴着脸,粘粘乎乎地亲了上去。

岳明辉双手扶着车把,怕摔,也不敢撒手,被兔崽子突然亲上来搞得有点蒙蒙乎乎的,也没有手去推开,眼睛都瞪大了。他的眼睛本来就圆溜溜的,卜凡没闭眼,就直直地盯着他。岳明辉眼睛里面里面有路灯投影下来的光,亮闪闪的,还有他。

岳明辉这个时候的好看跟别的时候又不一样。卜凡心里突然也一咯噔,坏了,平时装的一副信步闲庭,成竹在胸的样子,但是现在他也知道自己这回,是真栽了。

岳明辉这一次是彻彻底底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头,都红透了。

“行了吧老岳,矫情这么多天还没个够。我可够顺着你了啊。再这么玩就没意思了。”

过了好一会儿,卜凡才亲够了,他把下巴搁在岳明辉肩膀头上,声音懒洋洋的。

“这我好话说也说了,亲也亲过了,反正别管你承不承认,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对象了。”

他想了想又添了一句。

“明天咱俩也得一块出去烫头。”

评论(22)
热度(57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