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用尿和泥
2018-04-17

【卜岳】刺激战场

吃鸡梗。tx那个手游。





“落哪儿?”
岳明辉问。

“G港。没在航线上。人少,我们鬼子进村。哥哥你搜高层,我搜平房,找着98k记得跟我说一声。”

“G港离航线太远了,能飞过去吗?别落到野地里,那咱俩就惨了。”

卜凡百无聊赖地划着摇杆,听到岳明辉这么说,马上坐直了,“嗨,你说的这是啥话,你知道我有个外号叫绝地跳伞王吗,你点跟随,我带你双飞。”

有些人就是皮痒。岳明辉无语,抬起脚踹了一脚那个得瑟的屁股。

卜凡一点不生气,他乐得很,难得今天形体训练没被老师骂也没扣钱,两个老师还大发慈悲地把手机借给他俩让他俩玩一个小时手机,卜凡美滋滋地下了个刺激战场,喊岳明辉陪他一块。岳明辉不很爱玩枪战,更不爱打手游,平常一般玩玩NBA和FIFA,不过他也没拒绝,笑嘻嘻地说:“凡子,那你可得带带我,哥哥枪战的经历只有在高中打CS,我还老爆不了头。”

卜凡拍拍胸脯,“我你还不信?坤音第一射手。”

岳明辉看着他那个挤眉弄眼的表情,怎么品怎么不对劲,禁不住恼羞成怒地又给了他一脚。


火车王讲骚话水平一流,跳伞技术也确实不是盖的,岳明辉点了跟随,眼看着屏幕上那个小人左扭扭右扭扭,撅着屁股就往G港飞过去了,禁不住夸了一句:“嘿,真行啊凡子。”

岳明辉拿的这个老师的手机上正好有这个游戏,老师说让他直接拿着她的账号玩,游戏形象是个短发软妹。这个老师手气不错,抽到了一条卜凡梦寐以求的小短裙,在训练场的时候卜凡就威逼利诱岳明辉把裙子脱了,岳明辉不很了解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处,乖乖换了卜凡脱给他的裤子,卜凡穿着裙子,乐得发出猪叫:“我终于有裙子了!”

忘了说,他的游戏形象是个红色爆炸头的黑妞,长得有点像碧昂斯,又有点像奥巴马。岳明辉凝视着屏幕上扭着屁股哒哒跑远了的那个红毛,突然感觉有点后悔。

G港偏离航线太远,果然一个人都没有,岳明辉进了三层小楼开始搜。嚯,一把喷子,嚯,两把喷子,嚯,一级防,嚯,一级头,嚯,一级包,嚯,绷带,旁边还有一瓶饮料。
岳明辉宣布:“嘿,弟弟,瞧哥哥这运气,我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了。”

卜凡白了他一眼,“没见识。”

喷子不好使,岳明辉冲着墙开了两枪,后座力太大,他冲卜凡喊:“有没有步枪啊?”
卜凡忙着扫荡,没空抬头:“有,我满配的M416,150发子弹,你给我找个98k,我跟你换。”

岳明辉笑嘻嘻地,“S686要不要呀?”
卜凡看他贫嘴,也逗他:“你咋不说拿两瓶饮料跟我换呢?”
“我自己也就只有一瓶。”
“报报药。”
“三十个绷带,一个医疗箱,一瓶饮料,两瓶止痛药。”
“你拿那么多绷带占地儿呢,老岳啊老岳,你自己说说,要你好干啥,过来。我跟你分分。。”

说归说,他俩各种搜完一圈集合以后卜凡还是把他那把满配M416丢给了岳明辉,顺便给他丢了两个医疗箱,两瓶饮料,卜凡手气不错,二级防三级头,虽然没有98k,但也有把满配SKS,还有把岳明辉换过去的M16。卜凡确实没瞎说,他狙人技术一流,一般都玩狙,岳明辉拿着M416得瑟了一会,从包里摸出来一个八倍镜丢过去。
“嘿嘿,凡子,拿着玩儿。”

第一射手有了八倍镜,如虎添翼。正好这时候刷了圈,他俩运气不错,还在圈里,于是两个人在空荡荡的G港继续搜刮,突然岳明辉看见窗户外面闪过去一个人影,他有点紧张,不由自主地喊:“凡子,凡子,西175,外面有个人!”

“嗨。老岳,瞧你胆小的。连脚步都没有。电脑,刷出来的,看我一枪爆头。”卜凡一边揶揄,一边偷偷摸摸从小高层里摸出去,蹲在墙外面:“绿帽子,小背心。这都快10分钟了还拿把Vector,是电脑没跑了。嘿,哥哥,这电脑穿着个旗袍!看我给你扒下来!”


岳明辉趴在地上,一边舔包一边无语凝噎。卜凡兴奋地催他穿上那个不很常见的旗袍,岳明辉说:“别闹,怪不好意思的。”

不过他最后还是乖乖穿上了,这旗袍是黄色的,有一些土,岳明辉觉得自己的审美受到了挑战,这件土黄色很土的旗袍和卜凡那个爆炸头黑妞一起冲击着他的心灵。爆炸头黑妞穿着小短裙,舔包舔得很乐呵,丝毫没有感觉到队友内心的抗拒。卜凡在旁边笑的见牙不见眼:“哎哟,这电脑,这及时雨,给我送子弹来的。180发,真舒服,嘿嘿,嘿嘿。”

行吧,岳明辉听见了头顶上飞机飞过去的声音,他分神踹了踹卜凡的凳子:“哎,空投来了,我感觉不远,怎么样第一射手,追个梦不?”

说追就追,他俩跑到车库房提了辆吉普,轰轰烈烈地就往空投的红烟方向跑。卜凡开车飘得像酒驾,小吉普在p城宽阔的公路上跌跌撞撞歪歪扭扭,终于在开上山坡的时候划了一个优美的弧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两个辣妹的头框框撞到地上,溅了一屏幕的绿血,卜凡发出一声懊恼的叹息:“我又翻了!”

行吧,岳明辉小小地翻了个白眼,能把吉普开成过山车,也是一种技术。

空投落在平原上,四周有两个斜坡,几棵大树,卜凡很警惕,在离空投200多米的斜坡下面停了车,岳明辉也跟着一块下去,两个人猫着腰顺着反斜坡一点一点往平原上面摸,四周看起来像是没人,卜凡在一块大石头旁边蹲下,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地都低了:“去摸,我在这里给你架着。去,给我摸把狗砸。”

岳明辉觉得,要不是卜凡的手在动摇杆,他肯定要摸上来在自己屁股上拍一下。岳明辉趴在地上一点一点摸过去,他感觉自己像一个蠕动的裹着被子的木子洋卷。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好,爬过来了,岳明辉蹲起来,开始紧张刺激地摸那个红盖子的蓝箱子。他妈的这么大,里面没有把好枪他就拿手雷把它炸了。

GROZA,步枪王者,还有90发7.62的子弹。岳明辉心跳得砰砰响,他雀跃道:“你要的狗砸!”

卜凡噗嗤一声笑了,还腾出手摸了一把岳明辉的脸:“嗨,还是我哥厉害。”

岳明辉继续往回爬,卜凡叫他,“你快跑过来,开车走!”结果还是晚了,从另一边山坡传过来哒哒哒的枪声,M416,岳明辉被扫了一下,二级头掉了一半,他马上卧倒:“西350!凡子!点他们!”

卜凡从石头后面探出头,啪啪两个点射,界面上弹出击倒提示。岳明辉喝彩道:“牛逼!牛逼!打!打!他们也是两个人!”卜凡急道:“不打了!你快跑!开车走!枪声暴露了,马上就来人!”

卜凡跟他看上去不很一样,打游戏不上头,很稳。反倒是岳明辉,一激动就开始非常刚。岳明辉自知上头,扁着嘴收了枪往回跑,卜凡又探出头点射,啪,啪,对面的枪声停了。看起来是被神射手吓得不轻。

他俩于是飞快地跑出那个平原,这时候又缩了圈,离他们还是不远,岳明辉瞟了一眼左上角,惊道:“嚯!这才打了几分钟!怎么就剩15个人了!”

“那是我苟,”卜凡一边开过山车,一边嘴没闲,“我就不爱一上来就跳军事基地。你看,猥琐发育,这不是就苟下来了吗?这应该就是决战圈了,苟住,这把我觉得可以吃鸡。”

决战圈看起来是在医院和废墟中间那个大斜坡。斜坡不好打,对面看不见你,你也看不见对面。毒圈缩得越来越小,吉普没油了,卜凡和岳明辉跳下车。

卜凡说:“喝饮料,加满速度,咱俩往里跑。”

其实没剩多少米,但是卜凡谨慎。于是两个辣妹卧倒在黄黄绿绿的草丛里,大眼瞪小眼地喝饮料。远处,挺远的地方,啪啪啪的枪声不断,左侧提示又有人被击败。岳明辉抬起眼睛偷偷看了看卜凡,大个子表情很认真,紧紧地盯着屏幕。在研究地图。

有种亡命天涯的感觉。

岳明辉被自己逗的发笑,卜凡问他:“你笑什么?”

岳明辉笑嘻嘻地说:“笑你厉害。”他一笑就开始含着舌头说话,声音甜甜的,像要流出蜂蜜。

卜凡禁不住又看了他一眼。心里有点跳,像藏着只小鹿,砰砰撞着他稚嫩的九岁的心房。

再转过头的时候发现手机屏黑了。

卜凡抓狂了:“操啊!!!!!操!!!!怎么没电了!!!!!这把能吃鸡啊!!!!!操!!!还在圈外呢!!!!”

岳明辉看着屏幕上那个爆炸头辣妹突然不动了,听到卜凡的嘶吼,禁不住笑得整个人都在发抖,他把手机递给卜凡:“哪,那你来玩我的,我看看你一个人怎么横扫全场。”

卜凡很倔强,坚决不吃嗟来之鸡,暴躁地去找充电器:“你玩你的!”

岳明辉只是笑,看着那个火急火燎的背影一溜烟窜出去。毒圈缩了,岳明辉血条只剩了一半,他打开背包给自己打了个包,又喝了一罐饮料,卜凡刚掉线,此时已经在圈外了,安全区离他们没几十米,卜凡已经被毒得趴倒在地上。

岳明辉站在圈里面,然后又哒哒哒地跑出去。
他跑过去趴在卜凡那个爆炸头黑妞面前,点了“救助”
。救助需要10秒,穿着土黄色旗袍的短发软妹又开始掉血,屏幕上绿绿的一片,不急,岳明辉心想,连上卜凡给的,他还有4个医疗包,可以救他好几次。

卜凡提着充电器回来,凑到岳明辉旁边伸着脖子看。他愣了。
“你,你在这干啥呢。”他结结巴巴地问。

岳明辉忙着救死扶伤,肩膀突然一重。他禁不住扑哧一笑,嚯,活啦。“你瞎呀,哥哥这不救你呢。”

终于岳明辉半管的血也不够支撑他再花10秒救助趴倒在地上的卜凡一次,可惜了,还剩一个医疗包呢,岳明辉遗憾地摇摇头,两个辣妹一起卧倒在地上。还剩5个人,大概是3队。不远处就是安全区内,差一点儿,岳明辉撒了谎,他也玩儿GTA5的,其实他的枪法不差。如果从卜凡的盒子里摸走他给他摸出来的GROZA,他一个人冲进去也说不定就可以横扫全场的。

但岳明辉觉得那样没意思。吃不吃鸡有什么要紧?不过是一局游戏。反正他就乐意救卜凡,无论在游戏里面还是游戏外面,他都想保护他。他的傻大个的九岁弟弟。

岳明辉的游戏画面慢慢黑了。屏幕上出现“再接再厉,下次吃鸡”的字样。第四名。

岳明辉冲卜凡扬了扬手机,得意道:“怎么样?哥哥够不够义气?凡子你枪法也是真不错,来来来,充上电,咱俩再来一把。”

卜凡提着个充电器直直地瞅着他发愣,他觉得自己心里面那头小鹿可能是个驯鹿,长着两对巨大的角,还有一身强壮的肌肉,这个时候正在对着他脆弱的心猛撞。砰,砰,天啊,岳明辉听不听得到他的心跳声?

吭哧了半天,结果卜凡最后还是只憋出来这一句话。
“老岳,你可真是太肉麻了……”

然后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明天早上我给你买煎饼,加里脊,加蛋。”

天啊,这游戏。真刺激。
大个子晕晕乎乎脑子里面就剩下这一句话了。



评论(19)
热度(35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