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写文的时候就在微博讲骚话@少女緑
2018-04-15

【卜岳/灵洋灵】喝酒



木子洋从冰柜里拿出两瓶还冒着凉气的啤酒,粗暴地码到桌子上,长腿一拢,在烧烤摊的小板凳上艰难地把自己折成一团,一脸烦躁地拿了一双一次性筷子,在油乎乎的小桌板上磕了磕。

“说吧。”

岳明辉心虚地瞅了瞅四周。半夜两点,夜市上歌舞升平,喝酒的喝酒,划拳的划拳。他们旁边的桌子上坐着一个满脸横肉的粗壮大汉,此时此刻正在满身酒气地跟同座的人显摆自己的纹身。岳明辉偷眼瞅了瞅,那大汉在自己左胳膊上上纹了个硕大的孙悟空,斗战胜佛猴脸狰狞,但可能是因为他后来吃胖了,那个凶恶的表情变得有一些挤眉弄眼起来,加之那条肥硕的胳膊被蚊子叮了一些肿包,孙悟空像是被这些红疹痒得不行,呈现出一种贼眉鼠眼的情态。那胖子一边喝酒,一边壮怀激烈地啪啪拍着自己的胸膛,嚯,乳波臀浪,好不性感,他脖子上那圈粗粗的金链也随着他胸部的抖动而上下晃动,发出一种介于塑料和金属之间的响声。

岳明辉把目光收回来,翻来调去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还可以,没有吃胖,倒是减了些肌,略微瘦了一些。他有点沮丧地捏了捏自己的肌肉。木子洋长手一伸,从隔壁桌顺了个瓶起子,那孙悟空大哥眉一竖,眼看是要发飙,木子洋也不是善茬,加之早看他那副口沫横飞的样子不顺眼,理都没理他,自顾自开了两瓶啤酒,把瓶起子直溜溜丢了回去,发出了清脆的“啪”地一声。岳明辉看着气氛不好,连忙挽起袖子,“我弟弟刚失恋,别计较啊别计较。”

那大哥看他一胳膊花里胡哨纹了一堆明显比自己那个猴子高级的多的东西,眼都直了,估计是没想到这个和和气气扎着个小辫儿的小青年居然也是个狠人。他再转眼一看,一个一脸情绪垃圾的粉毛,肩比桌子都宽,估计有一米九。木子洋没表情的时候就像在翻白眼,翻白眼的时候嘲讽气场更能放大十倍。那大哥只得悻悻地哼了一声,捞起旁边的衣服穿上,扯着嗓子喊结账。

岳明辉和木子洋目送着他离开。

“你看见那件假FENDI了吗。”
木子洋拿起塑料杯喝了口啤酒。

岳明辉点点头,“他可比郭老师难看多了。”

木子洋又喝了一口,“所以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快点。我还想回去睡觉。”

岳明辉咬咬牙。
“今天这顿烧烤我请。”

木子洋挑了挑眉。抬手又叫了20串羊肉串。



木子洋从铁签上撕下一块羊油,呸呸地吐在铁盘里,他撕咬羊肉串的动作虽然很粗鲁,但是仍然透着一股大模的优雅,岳明辉拿着一串羊肉串想了半天,总觉得不很好意思开口,那串羊肉串在他手里紧紧攥着,如同一根巴啦啦魔仙棒,岳明辉把它的把手翻过来掉过去地搓了半天,眼睁睁的看着木子洋把盘子里的19串羊肉串吃得一根不剩,他还是支支吾吾地连个屁都没放出来。

木子洋占了便宜,表情和语气都变得和善了很多。他从兜里摸出一包面巾纸擦了擦嘴巴,和蔼地对岳明辉说:“你说吧。就算你要跟我交代你其实喜欢我,我觉得我也不会很震惊的。我们混娱乐圈的,要有这个觉悟,我懂的。”

他没震惊,岳明辉倒是震惊了。他手里那根羊肉串开始哆嗦,木子洋看着岳明辉这个反映,也开始震惊起来:“我靠我就开个玩笑你不要当真啊。你这种金刚芭比我接受不了的至少也得是小弟那种的啊。”



岳明辉发誓他对木子洋一点念头都没有,不过听到木子洋这么明显的拒绝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有一些挂不住,同时更加地替另一个重口味的小王八犊子挂不住。木子洋于是惊恐万分地看着岳明辉的脸越来越红,觉得今天自己吃的不是羊肉串,是鸿门宴。他假笑着从凳子上站起来:“那什么我回去给小弟掖掖被角哈小孩睡觉皮我怕他感冒……”

岳明辉把他摁回去。
“哎不是你想多了。是这样,我有一个朋友……”他讪讪地开口。

“你有一个朋友,是个男的,是个练习生,然后喜欢上了跟他一队的弟兄是不是?”木子洋被他摁在凳子上,仍然惊恐万分地盯着他,摆出一个随时想要挣扎逃走的姿势。

我草他妈啊。
岳明辉心里警铃大作。木子洋怎么什么都知道。我草他妈啊。卜凡这个小王八犊子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啊。

“哎……差不多……”
岳明辉红着脸讪讪地点了点头,更使劲地摁住了拼命挣扎的木子洋。

木子洋玩命地挣扎起来:“老岳咱们兄弟一场,你放过我吧。我突然想起来我出来前没关厕所门别那味儿再冲着俩弟弟你放我回去吧。”

岳明辉虽然跟木子洋放到一块看起来比较娇小,毕竟是练过的。木子洋挣扎了半天一点儿作用都没有,终于绝望地瘫倒在了烧烤摊的小板凳上。这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呈现出一种非常微妙的情绪来。岳明辉满心想着木子洋保准对这事知道些什么但是被卜凡威逼利诱着不能说,木子洋则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差不多就准备从了。

“我只有一个要求,咱俩能从纯纯的校园恋爱开始吗。”
木子洋的声音非常干瘪,里面没有灵魂。

岳明辉愣了。“你在说些什么几把?”

木子洋不可置信地盯着他,骂了一句:“靠,难道不是你找我大半夜表白?”他越想越生气,愤恨地啐了一口,“哪有人在夜市烧烤摊表白的,不答应还要用强。他妈的老岳,你是真不地道。”

岳明辉彻底懵了:“都他妈什么跟什么?谁他妈要跟你告白。”

木子洋还是一副“别以为我不懂你”的表情。

岳明辉也急眼了,他骂了句脏话,这两天因为卜凡那个小王八犊子,他骂脏话的次数直线上升。这不能怪他,释加牟尼还要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他岳明辉现在再养生以前也是个朋克。骨子里还是非常叛逆的。不对,他妈的,这跟叛逆不叛逆有什么关系。让释加牟尼被提婆达多表个白试试,他妈的这都什么事儿,释加牟尼听了都想打人。


岳明辉塑料杯里还有没喝净的一个底儿,他抄起杯子一口闷了。酒壮怂人胆,岳明辉于是恶声恶气道:“谁他妈跟你告白。我说的是卜凡那个小王八犊子。他前两天说他要跟我好,你知道不知道?”

木子洋沉默了一会,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他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比刚才还要惊讶十万倍的表情。

操。真会演。卜凡也是。他妈的你们到底是北服还是北电。

岳明辉把塑料杯往桌子上使劲一拍。
“老板,再来一扎啤酒,四十串羊肉串!”



ft.沙雕小短文第二发。姊妹篇《抽烟》
坤音相声团,大家看完乐呵乐呵就好,都要开开心心的啊

评论(33)
热度(59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