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用尿和泥
2018-04-14

【卜岳】口腔期




岳明辉喜欢咬指甲。

他的手其实很漂亮,从胳膊到手都很漂亮,像两段脂玉一样的莲藕,皮肤偏白,因而关节总透着健康的粉,只是手指甲总是短短地切在指尖下面,被咬的坑坑洼洼,小于骂过他无数次,而岳明辉每次只是连连答应以后不会再犯,转过头又开始一脸无辜地咬指甲。

卜凡挺喜欢岳明辉的手。跟自己的相比要小上一圈,可以正正好好地握个满拳。岳明辉的手指修长,却不是那种瘦到青筋毕露嶙嶙峋峋的类型,握在手里的时候温热而柔软,像是沉睡在他掌心的一只白鸽。卜凡总是喜欢握着岳明辉的手,手里抓着一些什么会给他带来安全感,而倘若这东西属于岳明辉,能给他带来的安全感更可以加倍。岳明辉从不拒绝他的靠近和接触,总是温和地接纳他,扣紧他握过来的手指,给他一个安心的微笑,仿佛在说,有我在,不必怕。

岳明辉令人想要依靠,也习惯于被人依靠。
他接纳每一个想被他接纳的人。


卜凡很少看到岳明辉露出过除了笑容和平静以外的表情。岳明辉人如其名,如同一轮明月,总是在天幕里高高地悬着,播撒清辉,却看不到他隐没在背面的脸。训练的时候无论有多痛他也只是咬着牙捶地,在大厂时因为高强度的训练而引发了严重腰伤,他也只是在宿舍里紧紧捂着卜凡的羽绒服忍着痛悄悄入睡。那段时间很累,卜凡每每想要给他揉一揉淤血,回到宿舍后却都疲惫得几乎倒头就睡,也是岳明辉从来不给他目睹自己脆弱一面的机会,他总是坐得直直地倚在床头,一边翻阅着他从家里带来的那本晦涩的《人类简史》,一边催促卜凡快去刷牙洗脸,卜凡分享每日笑点的话才说到一半岳明辉就起身去关灯,打着哈欠说好好知道了困死了赶紧睡觉吧。卜凡最开始以为岳明辉的打断里或多或少含着幽怨和妒忌,后来才渐渐明白,是岳明辉的腰实在是太痛,以至于维持超过20分钟的平静表情对他来说都仿佛酷刑。
而他即便自己惨成这副样子,心心念念的仍然是不想让别人为他担心。

35进20的录制前夜卜凡第一次见到岳明辉落泪。其实也并不是像他第二天添油加醋说的那样哇哇大哭,那天晚上岳明辉只是坐在桌子前面,一边默默地转着笔,一边梦呓一样地说。我觉得这次我该走了。

你说啥呢。卜凡立马反击。谁都不能走。走个屁。

岳明辉只是摇摇头,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沉默地走到门后面把行李箱挪了出来。

你干什么。干什么。你给我放那。别动。
卜凡开始有点着急了。

岳明辉停了动作,他没有看向卜凡,而是低着头看着行李箱,声音还是轻松而平静的。
小子,哥哥得现在就开始收拾啊,不然等哥哥要走的时候,你肯定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仅帮不了忙,还给我添乱。听话,帮哥哥把床边那本书拿过来。

卜凡嚯地从床上站起来,难得粗暴地把岳明辉一把推开。然后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行李箱上面。
你不许收拾。
他红着眼睛瞪着岳明辉。
要不你就连我的和你的一起收拾。

岳明辉愣愣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毫无征兆地,眼泪突然从他睁大的眼睛里一颗一颗地滚落下来。

你放过我吧。

岳明辉快速地低下头,用手捂住了脸。他的声音是哽咽着的。


然后他跌跌撞撞地摸到玄关啪的一声摁灭了亮得晃眼的白炽灯。

睡吧凡子。哥哥不收拾了。明天好好上课。睡吧。
岳明辉慢慢地走到还呆呆地站在房间中央的卜凡旁边,用手轻轻地捧住他的脸。掌心还带着没有蒸发完的泪水,潮潮的,凉凉的。

睡吧。
他的声音还在颤抖,却像哄小孩似的,温柔地贴近卜凡的耳朵,轻轻地安抚着。


那一晚上他们两个显然都没有睡着。
房里就他们两个,都睡下铺,过去一直是头对着头睡的,而那天晚上岳明辉却悄悄地把枕头移到了床的另一边。
但卜凡还是听到了岳明辉努力压低的抽泣的声音。

卜凡在黑暗里凝视着从窗户外面洒落进来的月光,心像是被拧紧了,流出苦涩的汁液来。岳明辉的哽咽太吵了,他自己的心跳声也太吵了,他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翻着身,然后他听见岳明辉又努力地减小了自己抽泣的声音。
岳明辉似乎是把什么东西塞到了嘴巴里,发出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像是蒙着一层厚厚的雪。卜凡睡不着。他躺在床上瞪着床板,脑子里混混沌沌地想着,岳明辉是在咬着被子,还是枕巾。还是他自己的手指?

岳明辉那么爱咬指甲。今晚过后恐怕十根手指都要被咬出血了吧。

卜凡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在狭窄的隔板间艰难地弯着身子,借着昏暗的月光向岳明辉看过去。


岳明辉还是在哭。

他的薄被裹得紧紧的,蜷缩着身体像是在母体里的胎儿一样的姿态,眼睛也紧闭着,脸上还有泪水划过的痕迹。他的左手抓着被角,右手塞在嘴巴里,背也紧紧贴着后面的墙壁,竟然没有自觉地摆出了一个全然戒备的防御姿势。

卜凡的心像是被无数利剑穿过去似的。
这个人他的哥哥。
是他总是笑着,说自己很靠谱,让他别害怕的哥哥。


卜凡从床上站了起来,慢慢地走过去,躺下去,用力地抱住了他。


岳明辉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如同终于无家可归的孩子终于有了依赖一样,他这个时候才开始真正的放声大哭起来。

谁见过雨夜的月亮?人说月光温柔,或许只是因为月光想要温柔,而把所有痛苦都藏在了不为人知的黑暗里。
岳明辉爱拥抱别人,爱与人亲近。可谁知道他究竟是想要给予,还是想要得到?

卜凡的眼泪也从脸上滑落下来。他于是更紧地拥抱住了他。




ft.个人情感很强烈的一篇,写得很乱对不起……
希望大家都可以好好爱哥哥。爱他们。

评论(23)
热度(47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