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用尿和泥
2018-04-12

【卜岳/灵洋灵】般配

关于10秒小视频的一个小故事~






岳明辉想了两天都没明白卜凡为什么一直对他板着个脸。

四个人从大厂回来,都有了一些不同程度的变化。灵超显然是变化最大的一个,17岁正是春笋拔节的季节,他原本还有点婴儿肥的小脸瘦得微微凹陷,现在轮廓深刻冷峻,慢慢出落成一种带着危险的美丽,而即便是瘦成这样,小孩仍然蹭蹭地窜高了不少,虽然仍然是被木子洋挂在嘴边嘲笑的小窄肩,不经意间插兜抬眼的动作却带上了一些不易察觉的攻击性。木子洋和岳明辉看着小豹子终于长出了爪子,欣慰地相视一笑,欣慰孩子终于有了出息,下一秒灵超就绷不住那张冷酷的脸,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找他洋哥要糖。甜还是他灵超甜,眯起眼睛笑的肆无忌惮的时候也好看,小孩还没学会表情管理,正是天真烂漫的好时候,少年人特有的鲜活气息让他如同一支散发着春林芬芳的修竹,可以柔软地弯折,也可以锋利地刺出。

岳明辉则是变化第二大的,不过方向似乎有点不对。在大厂瘦得他引以为豪的大胸都小了一半,183大高个又突闻噩耗自己成了全团最矮,在弟弟面前一边捶门一边哭号了半天,至今仍然不肯承认这个事实,却偷偷在高帮鞋里加了个增高鞋垫。岳明辉的确是变了,整个人都变得柔软温和了许多,可能是带孩子带出了手感,现在看谁眉眼间都含着脉脉温情,说话和哄人一样,还爱撒娇。卜凡对于这个改变不置可否,灵超觉得挺好,木子洋则介于恶心和欣赏之间。岳明辉似乎一点都察觉不到自己的改变,也似乎察觉到了,开始瞒着众人偷偷举铁——灵超是支持的,木子洋不支持,而卜凡介于支持和不支持之间。四个人之间保持着一种奇妙的平衡,总而言之灵超喊岳岳妈妈的时候渐渐开始越来越多。

木子洋似乎没什么变化,据卜凡说从他认识木子洋起他就是这副懒懒散散似乎对什么都不很在意的样子。在大厂呆了几个月,木子洋温柔人设崩了个彻底。他好像也一点儿不介意,反倒越发喜爱烂梗,嘴巴越来越毒,金句频出,其他三人在出厂以后的第一天就被他用那个标志性的慢吞吞的语气分别怼了不下20次,心里全都憋着火,终于以灵超为首,卜凡殿后,把横行霸道多年的团霸压在地上打了一顿。被群殴后的木子洋从地上爬起来,懒洋洋地翻了个白眼,看着比起刚回来情绪明显高昂了很多的灵超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就慢吞吞地踱出去了。洋哥毕竟还是洋哥,就算嘴巴再毒,但对着人的时候心永远都是软的。

卜凡似乎有一些变化,又似乎没什么变化。那张又冷又硬的帅脸没怎么变,经过大厂岁月的一番打磨更是透出巍峨山脉一般的深刻,偶尔凝视的时候又有一种川流不息的绵延。录视频之前大家准备的时候岳明辉摸着他的毛寸和鬓角刻意剃出的A,一边笑一边称赞他确实是帅了不少,卜凡也只是冷着脸点点头,他最近总是冷着脸,岳明辉不知道为什么,但卜凡即便是冷着脸也总是好好回答他的所有问题,跟以前没什么区别。岳明辉便没有什么由头问他,渐渐他只觉得是卜凡还没从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落选的阴影里走出来,于是不由得对他更柔声细语,嘘寒问暖,木子洋每每见了都要夸张地佯装抖落一身鸡皮疙瘩。灵超也挂在他洋哥身上,一边咬着棒棒糖,一边不满地嚷嚷我怎么就没有这待遇。

儿砸,你这可就没良心了,妈妈对你不好吗。岳明辉坐在椅子上由着发型师给他折腾头发,嘴巴也不闲。你那不是有你洋哥吗,要不我跟你洋哥换换。你看看,你还摇头,你还嫌弃妈妈,哎哟,妈妈心里苦哟,怎么就养了个小白眼狼。

灵超也不回答,只是拉着木子洋笑嘻嘻地跑远了。

岳明辉也坐在椅子上笑,他穿了件黑竖条纹的白衬衫,这衣服显然不是给什么正经人穿的,领口的深V几乎开到裤裆,保守的中年人看着镜子,有点尴尬地拉了拉领子,又被造型师眼疾手快地给他拉开,嘴里还叨叨着你不要紧张,就这样,露出来一点一会拍的时候好看。他也就乖乖地任由自己从脖子到胸口大片肌肤裸露在外。造型师给他脖子上拴了一条带着个爱心挂坠的银色锁链。他整个人便立即从充满欲望气息的塞壬变成了天真浪漫的洛丽塔。

真有意思。

卜凡坐在他旁边,化妆师在给他打修容,他微微侧着头,装作不是故意看岳明辉的样子,眼睛却没自觉地瞟过去。

领子又开那么大。

这两天都几次了。


岳明辉察觉到他的视线,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也没看过去,只是露出了一个带着点羞赧的笑容。他被造型师抓得乱蓬蓬的棕色发丝下面,耳朵尖儿还是透着好看的粉红色。


卜凡哼了一声,板着脸把目光收回来。

“我想带我自己那副耳环。黑的。我觉得挺配。”

他跟造型师说。

岳明辉带了那副银色的。

黑耳环跟今天的风格挺配。跟岳明辉那副耳环也挺配。

哼。他跟岳明辉本来就挺般配。

评论(21)
热度(34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