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写文的时候就在微博讲骚话@少女緑
2018-04-07

【卜岳】上门 <下>

【卜岳】上门<上>    

【卜岳】上门<中>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岳妈妈是个健谈的人,看着卜凡努力吃饭的样子心里喜欢的不行,把他夸上了天,卜凡一边往嘴里塞饭一边夸阿姨做饭好吃,岳明辉在旁边听着这两个人商业互吹,默默又往嘴里塞了一块宫保鸡丁,嗯,腰果味儿的,还好还好,还是我妈,不是卜凡他妈。

不过看这架势也快了。

但谁说不是一件好事呢。岳明辉一边慢慢咀嚼着,脸上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来。



吃完饭之后卜凡自告奋勇要去洗碗,岳妈妈还要阻拦,卜凡挤眉弄眼地冲她使眼色,“可不能让老岳这个破坏王去洗碗,他能把碗都给你打了。”岳妈妈被他那副搞怪的的样子逗得又咯咯直笑,屋里屋外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外国研究生又被中国大学生喷了,不过高材生一点儿也不觉得恼,帮着一起收拾了碗筷,就笑盈盈地倚在厨房门口,拿着个苹果悠哉悠哉地啃,大个子围着粉色的围裙,上面还画着个米菲,站在洗碗池边任劳任怨地洗着碗。岳明辉越看越高兴,啃苹果啃得咔吧咔吧响。卜凡抬起胳膊擦了擦溅到脸上的水,看了他一眼,“高兴啥呢,笑那么欢。”

岳明辉还没接茬,岳妈妈先开口了:“当然是高兴他命好了,我们明辉呀,在家里爸妈爱,出去也有人疼。”她笑的眼睛都是弯弯的。

“妈。”
岳明辉轻轻握住她的手。

岳妈妈也回握住他。



“之前明辉跟我说,他谈恋爱了,对象是跟他一个队的小孩。”她缓缓地说,看向岳明辉,“我问他,孩子,你是认真的吗?他说是。”

“我们明辉呀,一直都是好孩子。他平常看起来可能对什么都不太在乎,但是认真的时候比谁都认真。凡凡呀,你真应该看看当时明辉的表情。”岳妈妈的笑容又自豪又灿烂,“和说他要去英国读研究生,要回来做音乐的时候,一样的好看。”

卜凡在岳妈妈刚刚开始说话的时候就把水龙头关了,他还保持着洗碗的动作,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她。从龙头流下的水珠滴滴答答地打在碗碟上。

“我哥哥,什么时候都好看。”他低声地说。“阿姨……我……”

岳妈妈却摆摆手让他不要继续说下去,“我可知道你要说什么。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和明辉他爸又不是那种老古板。”她笑意盈盈地看向岳明辉,“明辉这个小兔崽子,最会离经叛道了。他也真是有本事,每次在另一条路上都能找到更好的。出国念书也是,回来做音乐也是,遇见你也是。”

“我相信明辉的眼光,但是当妈的,毕竟还是为儿子紧张些,更何况你们要走这条路。我当然希望明辉可以一辈子顺顺当当。但是今天见到你以后,我觉得我想的那些都是多余的。你这个孩子,太纯粹,太好了,我都忍不住要担心,害怕是明辉把你拐了。”

“你们两个人,要相互扶持,相互照顾。以后要过的难关可还多着呢。我的孩子呀,你们可谁也不能丢了谁。”

卜凡的泪从脸上啪嗒啪嗒落下来,他慌慌张张地抬起手抹了一把眼睛,却忘记了手上还有水珠,一张呲牙咧嘴的脸顿时更花了。

“阿姨……”
他颤着声说。

岳明辉走过去轻轻地抹了抹他的泪。他的眼眶也红红的。


“两个好孩子,我的明辉,我的凡凡。一定会好好的。”
岳妈妈张开怀抱,她的眼泪也从脸上滑落下来。

“还叫阿姨,应该改口了吧?”




车从岳明辉家开出两公里,卜凡还在副驾驶上坐着哭个不停。岳明辉放了一盒抽纸在他腿上,还往他手里塞了个苹果。卜凡一手拿着抽纸,一手端着苹果。一边使劲擤鼻涕,一边还要抽抽噎噎地试图和岳明辉交流。

“咱妈……咱妈咋就那么好!”他结结巴巴地,用那盒抽纸使劲拍着自己大腿,“就是……就是非要挑我洗碗的时候,来……来摊牌,我,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我还穿着围裙,你说……咱妈会不会觉得我傻……”

六点半晚高峰,四环堵的不行,岳明辉留心盯着红灯和前面那辆帕萨特的车屁股,“行啦,别感性了。我妈是真喜欢你,少瞎想了。我看她比喜欢我还喜欢你呢。”

“那……那还是不会……谁都更喜欢你的,”卜凡还在抽噎,语气却很认真,“我哥哥,比我好得多。什么时候都好看。什么时候都特好。”


岳明辉搭在方向盘上的手蓦地抓紧了。
他前世是修了多少福分,才遇上这么好的人。


“凡子,要不咱俩就这么凑合一辈子吧。”

岳明辉直视着十字路口闪烁的红灯,表情平静得仿佛在谈论晚饭。他左右活动了一下脖颈,扭过头看着卜凡,车窗外的灯火阑珊映在他亮晶晶的眼睛里,也投影在微微发抖的声音里,“怎么样?”

卜凡猛地擤了擤鼻子,然后摇摇头,看着对方的表情一瞬间变得错愕,禁不住破涕为笑,他伸出手温柔地覆盖住岳明辉发抖的死死按在变速杆上的右手。


“我哥哥是我几辈子求的善缘。只陪我一辈子,那怎么够?”


End

我终于填坑啦!!!

评论(18)
热度(247)
  1. 瓷亚 转载了此文字
    爱死了😭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