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写文的时候就在微博讲骚话@少女緑
2018-04-06

【卜岳】带妹上分〈1〉




木子洋得了个巴黎秀场的小开,正美滋滋地在屋里收拾行李,看见卜凡拎着瓶雪碧一脸愁苦地走了进来。木子洋何等冰雪聪明的人物,心里跟明镜似的,在垃圾堆一样的寝室里艰难地向卜凡跨过去,用胳膊肘捅了捅他:“怎么回事啊,没问出来?”

卜凡拧开雪碧,一脸郁闷地闷了一口,“何止,”他颓丧地往床上一瘫,“别说有没有男朋友,我连学姐在几班都没问出来。”他恨恨地锤了一下床板,“我呸,学生会里面那一群歪瓜裂枣,还想占着学姐不撒手。”他越想越生气,“还笑我!气死我了!拉倒吧,他们那一个一个的,一米八都没到,还想泡学姐,癞蛤蟆想吃长颈鹿。”

木子洋撇撇嘴,往乱七八糟的行李箱里又扔了一双鞋,“我也不是很懂你,不就文化艺术节上惊鸿一瞥吗,没看出来你是这么痴情的人呢。如果你以后真的追到你那学姐,哥哥从巴黎回来,请你俩吃饭。”

卜凡扬了扬眉毛,一脸苦相之中带上了一点眉飞色舞的神气,“你从巴黎回来,我肯定能追到她,我敢打包票。咱山东爷们的尊严不是开玩笑的。”卜凡这次学聪明了,上次吹牛逼喊自己青岛爷们,木子洋不乐意,非说他地域歧视,他那嘴巴瞧着慢慢吞吞的,毒得很,卜凡嘴笨,喷不过木子洋,每次都被他一顿熊,所以干脆敬而远之。菏泽人不禁夸,一听这句巧妙的夸奖果然很受用,点点头道,“这话没错,哥哥很欣赏你。”说着从行李箱里抽出一盒面膜,朝着卜凡丢过去,“拿去,送你学姐。”

卜凡拿在手里,翻过来掉过去地看,没看见一个认识的字,他抬起头,狐疑道:“这玩意真的管用吗?女孩都喜欢面膜?这玩意不就是张湿巾上面开了俩洞吗?”

木子洋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你闭嘴吧,我服了你这钢铁直男了,”他叹了一口气,“别说洋哥乌鸦嘴,弟妹这顿饭我觉得我是请不了了。”


不过木子洋这回还真是算计错了。虽然最后他嚷嚷着要请的这顿饭还是他弟妹给掏的钱。

而且恋爱专家千算万算没想到,他那盒面膜都没送出去。这弟妹是个比卜凡还直的钢铁直男。




卜凡头一次去找岳明辉的时候是周四下午。他惴惴地爬上了松园5栋的2楼,在221前面站了半天,终于鼓足勇气敲了敲门。

“门儿没锁,进来吧。”

寝室里没人。岳明辉放着大卫鲍伊的《Let’s dance》,穿着个背心正在埋头画工图,卜凡保持着敲门的姿势杵在他寝室门口,洋气无比的复古摇滚听得他一愣一愣的,这歌跟岳明辉放一块莫名其妙很搭调,他觉得岳明辉把头发往后撸一把就能去学校后街的pub里打碟。

岳明辉抓了一把头发,抬头对着他笑了笑,“怎么,弟弟,知道我是男的还要追?”

卜凡看着他笑的时候露出的那颗小虎牙,感觉甜得晕晕沉沉的,迷迷糊糊地就点了头。

这剧本不对,他本来应该是来向岳明辉道个歉,错把他认成了女生,还放下豪言壮语要把他。不过他看见岳明辉的时候就觉得已经没有理智了。就跟他上个礼拜在文化艺术节上看见“她”的时候一样,卜凡觉得自己本来就不聪明,看见岳明辉的时候就更傻了。
男的,女的,这重要吗?他的心里像有只猫爪在挠,他喜欢的就是这个人,一见钟情……怎么能分男女呢?喜欢上了,不追怎么行?

岳明辉躺在凳子上,笑得前仰后合,“弟弟,你可真有意思。你要真想追我,那我得教教你,大人是怎么谈恋爱的,你以后也好拿去哄小姑娘。”

卜凡一听他说这个,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冒起来了,岳明辉这是以为自己在玩儿他,所以也开始玩儿他,卜凡生气了,他低着声音说:“可是我只想哄你。”

岳明辉不笑了,他皱起眉头,“你认真的?”

卜凡冷着一张脸点点头。他站在岳明辉面前,阴影把他完全地笼盖住了。

岳明辉慢慢坐直身体,重新又把他从头到脚好好打量了一遍。




卜凡从岳明辉寝室走出去的时候脚都是软的,Let’s dance,Let’s dance,他满脑子都是大卫鲍伊哑着嗓子的这句歌词,如果你奔跑,我就跟你一起奔跑,如果你说躲好,我们就一起藏起来吧。卜凡那张凶脸上露出一个十足傻气的微笑。Let’s dance。哎哟,这歌儿唱的可真好。

要说他怎么知道这么洋气的歌,说来惭愧,他之前管木子洋借了200块钱,第二天木子洋这个土味大王就在寝室里公放高凌风的《借钱》,一边拿着扫把在手里拨楞一边号:“借~钱~有借有还是上等人~不借不还是中等人~噢~有借不还太伤人~”

卜凡寄人篱下,可怜青岛纯爷们气得手都抖了,忍了又忍才没有给他一拳。

不过木子洋后来知道他借钱是为了给一见钟情的学姐买礼物,甚至为了买那一对耳环而一个月没跑出去上网没买雪碧时居然大度地跟卜凡说不用还了,还附赠了数个友情八卦:他那个学姐是单身,自动化3班的。而且是个男的,还喜欢大卫鲍伊。《借钱》这歌儿的原唱《Let’s dance》的那个。从fairy的锐哥那得到的消息,绝对靠谱。

可怜卜凡头一次鼓起勇气试着爱一个人,就听闻如此噩耗,如同五雷轰顶,整整一个礼拜,他都没睡着,每天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饼。男的……怎么能是男的呢!虽然高了点……五官棱角明显了点……怎么能是个男的!

木子洋嫌他翻身太吵,拿个枕头丢他。枕头正好砸中他的头,卜凡居然没有丝毫反应,还是像个游魂一样在黑暗中睁着眼睛无声地流泪。

洋哥看不下去了,翻身下床坐到了倒霉孩子的床边,“其实我觉得,要不你还是去找他谈谈,毕竟你跟学生会都放了话,要不然你也尴尬,他也尴尬,他住松园5栋221。不远。”

卜凡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黑暗中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血红着一双眼睛瞪着眼看木子洋。
“洋哥。我想明白了,我觉得那对耳环不能浪费。就算他是个男的,我还是想追他。”



等见着真人了,卜凡更是一点儿也没后悔当初说那句话了。
他晃晃悠悠地下了楼,腿像灌了铅,心却是飘的,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岳明辉,说话时微微张开的薄薄的嘴唇,惊讶的表情,拿着铅笔在桌子上敲敲的粉色的手指关节,垂下睫毛时安静的侧脸。

他约他周五去fairy谈谈。


fairy就是他们学校后街那个pub。岳明辉周五晚上爱去里面坐着点杯Pink lady,一边跟周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一边看人。有人凑过来搭讪,他不拒绝,也不同意,就一边喝自己那杯甜蜜的女士酒,露出同样甜蜜的小虎牙,一边看着吧台,眼神空空荡荡的,也不知道在看哪儿,也可能什么都没在看。

卜凡从来没去过pub,他的驻地一般是fairy旁边的超越网吧。这消息当然是木子洋给他带的,八卦的时候木子洋咂咂嘴,“粉红佳人,牛逼,卜凡,你这学姐,够甜也够辣。”他看了一眼旁边云里雾里一脸梦幻的卜凡,噗嗤一声笑了,“弟弟你也是个狠人。”



卜凡在兜里摸了半天才摸出来钥匙,他满手是汗,捅了半天也没打开寝室门。

岳明辉可真好看。








评论(27)
热度(28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