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写文的时候就在微博讲骚话@少女緑
2018-04-01

【卜岳】战场上的快乐圣诞

乱七八糟的同班高中生暗恋AU



他做过无数不切实际的梦。
而只有最美丽的那个成真。

岳明辉一直是这个高中的风云人物。
他长着一张并不算非常友善的脸,笑起来的时候却有一颗俏皮的小虎牙。篮球赛上他永远是整场比赛的焦点,张贴在每个楼层的光荣榜上总有他露出虎牙微笑的照片。在所有人都在听情情爱爱的流行乐的时候岳明辉在听桑田佳祐和松田圣子,学校里的男生大多以一双耐克的球鞋为骄傲,可是冬天的时候岳明辉已经开始穿着acne studios的灰色毛衣,笑容甜蜜得就像所有女孩的梦境。

卜凡想起文艺汇演上岳明辉弹奏吉他时跳跃的手指,他的皮肤很薄,指节间透出健康的粉红色。头发碎碎地铺在笼着细汗的额前。低低垂下的眼睫很长,像是被打湿的鸟的羽毛,密密地覆盖住那一双亮亮的眼睛。他想起校篮球赛上岳明辉绷直的肌肉线条,高挑的个头,灵活的奔跑,他完美的reverse dunk让全场的女孩都为他尖叫。
他身上充满一切关于夏日和阳光的青春意象,然而卜凡总要看得更久一些,他望见那大众情人风云学长的表象之下更深深处的,岳明辉不可告人的一切。
有多少女孩渴望被岳明辉拥抱?有多少女孩希望被岳明辉那双温柔的手抚摸额头?可在无人的黑夜谁知道他会不会用那些漂亮的手指一根一根插/入自己的身体?
他爱拥抱别人,谁知道他是想要给予,还是渴求得到?

或许他早就应该知道了。文艺汇演众目睽睽之下岳明辉弹奏的那首曲子是押尾光太郎的《Merry Chrismas Mr.Lawrence》,原曲来自坂本龙一和他的同名电影。战场上的快乐圣诞。影片中大卫鲍伊饰演的英国军官在死刑面前给了坂本龙一一个决然的亲吻,闪烁的舞台灯光下面岳明辉抬起头望过来的眼神就和那个英国军官一样绝望而凄凉。
岳明辉藏得太好,但对象偏偏是卜凡。

卜凡一直觉得自己不够聪明,然而在无意撞破岳明辉的秘密以后他突然觉得自己成为了一个口不能言的智者。体育课,无人的教室,跑回教室取运动鞋的卜凡惊愕地看到因为腰伤而请病假的岳明辉抱着他的黑色羽绒服伏在桌子上一边流泪一边睡着。
卜凡吓了一跳,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从来不知道岳明辉脆弱的样子居然这么好看,没有人知道,他就像被紧紧扼住脖颈的天鹅,又像一只无家可归的野猫。这一刻卜凡突然福至心灵,岳明辉身上缺失的那一片拼图终于在黑暗中渐渐显现,如同交响乐中大提琴突然的杂音,怪异,高亢,卜凡觉得自己仿佛踏足深渊,这深渊一语不发,像是柔软而炽热的粉红腔/道将他紧紧包裹,情/色的视线像是温柔的舔/舐。卜凡觉得自己浑身发烫。令人惊讶的是他发现自己居然一点点厌恶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萌生出充满恶意的狂喜。这种感觉类似于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突然中了百万头彩,卜凡站在教室门口,隔壁老师的讲课声从他的脑袋里轻飘飘地穿出去,他觉得灵魂有些失重,而手里突然多出了一个巨大的筹码。卜凡握紧拳头,看向岳明辉的眼神变得越来越粘稠。

他开始觉得他可以得到更多。
不仅仅局限于纯洁的。还有更肮脏的一些。

岳明辉对待他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异常。他对待所有人的态度都没有什么异常,永远是春风和煦的微笑和片叶不沾身的潇洒。所有人都在谣传岳明辉和隔壁班全年级最漂亮的女孩交往,又或者是隔壁楼层更漂亮的学妹。只有卜凡知道,他从来没有过女朋友,以后也不会有。岳明辉对待那些女孩时露出的笑容全是假的,他只有哭的时候才是真的,而岳明辉哭的样子只有他见过。
这不禁令他心里滋生出一种奇异的愉悦。

有时候卜凡会想,是不是所有暗恋都会像他的一样发酵得痴迷,几乎病态?他想和岳明辉手牵手走在操场上,他要给岳明辉买一支草莓味的奶油冰棒。他要提着整整一箱纯净水去给岳明辉的篮球赛呐喊助威,192的拉拉队一定很显眼。他还要去排上整整一个小时的队去那家最火爆的奶茶店给岳明辉买一杯草莓奶盖。如果岳明辉和他谈恋爱,卜凡想自己一定会用尽全力把他娇惯得什么都不用做。可是岳明辉没有。

他为什么没有。

草莓味的清香开始变质成一种怪异的腥甜。卜凡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凝视着岳明辉低下头去写作业的时候露出的一截白皙的后颈,他觉得这脖颈很适合被亲吻,也很适合被掐着,在卜凡毒蛇一样的目光里岳明辉已经死去了无数次。

然而现实中他仍旧不敢对岳明辉说一句轻佻或暗示的话。流泪的岳明辉是一座玻璃雕像,里面是空心的,盈满了被碎石杂草脏污的雪水。卜凡不敢碰。也许别人可以,但他知道自己碰一碰岳明辉就会裂得粉碎。

他们的交集永远只存在于视线的交错,然后其中一个人会慌张地躲避。往往是岳明辉。
这是他们相安无事,波涛暗涌的的高三时代。

所以当卜凡在大学门口的便利店看到岳明辉的时候,他觉得呼吸都停滞了。他只知道岳明辉考得不错,他以为他会出国,可卜凡没想到他选择的居然是和他隔壁的那所国内名校。

岳明辉的表情看起来却并不惊讶。

“我之前就想问你,你会打篮球吗?”岳明辉手里攥着瓶汽水,抿着嘴微微仰着头看向卜凡,卜凡觉得脸开始滚烫,被温暖的粉红腔/道包裹的熟悉感觉。
他摇摇头说不会。眼睛诚恳得像一条大狗。

岳明辉低下头又开始傻笑,虎牙微微地露出来,他把手里的汽水递过去,亮亮的眼睛凝视着卜凡,声音低低地说:“可我觉得你不打篮球很浪费。”

卜凡紧紧握着那瓶汽水,瓶壁上冰凉的小水珠顺着他的手指静悄悄地滑落下来。他哑着声音说:“我觉得我现在开始学也不迟。”

岳明辉犯过的唯一错误,就是以为自己是那个为了爱情被活埋而死的英国军官。卜凡舔了舔嘴唇,岳明辉错了,他是优柔寡断的坂本龙一,被绝对的力量和美所震撼,却始终不敢表白一句,而卜凡自己才会是那个愿意为爱越界,为爱而死的大卫鲍伊。

“你还记得我给你写的毕业纪念册吗?”岳明辉问。
卜凡点点头说记得。
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四月天。

汽水从卜凡的手里滑落下去,砸在地上咕嘟咕嘟地流了一地,然而他们两个此时都无暇顾及了,他们拥抱在一起,他们在彼此的幻想中做爱无数次,然而此时此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接吻。

他凝视着名为岳明辉的深渊,深渊也回望着他,他们彼此回报充满纯粹爱意和污秽欲望的眼神。纯洁与肮脏原来并不相悖。

“现在, 伊甸乐园里带露的朝花初放妙香,
 曙光初升时,大地祭坛上
 飘着的快乐的晨香芬芳扑鼻,
 万物都在向造物主献上无言的赞辞,
 二人出来参加无声生物的赞颂,
 和有声礼拜交叉在一起,
 终于在妙香与软风融和时节分享快乐。”


*弥尔顿《失乐园》
最后一个部分有一点参考了《同级生》的某个分镜
努力地想写出很干净的肮脏的感觉……

评论(21)
热度(15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