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用尿和泥
2018-03-30

【卜岳】上门<中>

http://ushio1013.lofter.com/post/1d653e66_12878a3e


大个子被他这么一说,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岳明辉拿手肘捅捅他,“哎,差不多得啦,你看你又开始嘬嘴,瞧你那傻样。”卜凡以前走秀养出来的习惯,在严肃的场合就爱收腮,整个人显得更加眉目冷峻,面目可憎,岳明辉看见他那个狐假虎威的样子就觉得搞笑,“要我说,你最重要的就是把表情搞得柔和一点,就我们平时说话那个样就行,傻点没关系,别让我妈以为你家暴我,那可就真完了。”
听见“完了”这两个字,青岛硬汉的高级表情马上垮了下来,眉毛垂成八字,丧气得像一条经历过狂风暴雨的哈士奇,岳明辉忍不住又笑了,“好啦,逗你的,多大人了,紧张什么,我妈不就是你妈吗,你拿出对你妈妈的态度就行了,你比我能干又能吃,我妈肯定喜欢你,放一百个心就行了。”说完仰起脖子在卜凡右半边脸又蹭了蹭,“快上去了,我妈要等急啦。”

充完电之后卜凡明显有激情了许多,上楼的动作敏捷得丝毫不像一条负重20公斤的巨型犬,岳明辉家是老式的居民楼,没有电梯,楼梯间狭窄而低矮,卜凡甚至得弯着点腰,岳明辉心疼他,喊他不要上的那么快,卜凡于是蹿得更快,蹭蹭就没影了,中年岳摇摇头暗叹青春啊,青春就是好,没一会又听见楼上嗵嗵嗵的脚步声,卜凡空着手跑下来了,到他面前不由分说地夺过来他手里拎着的水果牛奶,扭头又开始摇头晃脑地爬楼。
敢情他以为是岳明辉又腰疼了呢。
中年岳品味着刚才卜凡的心理活动,又开始摇头。怪不得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什么小狼狗、小奶狗呢,确实是遭不住,想自己年纪一大把了还被撩得春心萌动,丢人,丢人啊,不过卜凡应该不能叫小狼狗,大笨狗还差不多。他不是管自己叫“哈仙”吗,太贴切了,岳明辉在家里看那集花絮的时候笑得简直缺了氧。

卜凡站在岳明辉家的防盗门前面,表情又是期待又是紧张,岳明辉一边从卜凡的双肩包里往外摸钥匙,一边叮嘱他,“你一会就保持这个表情,越傻越好,我妈就喜欢你这样的老实孩子。”卜凡如临大敌地点点头,表情渐渐智障,岳明辉一边开门一边批评,“错了,错了,你这嘴歪眼斜的是来见家长的吗,一看就该给你送到六院。”
卜凡:……做人好难。

岳明辉磨蹭半天,终于开开了门,他往里探头,叫道:“妈,我回来啦!你看我给你带谁回来了?”

厨房里饭菜的香气飘散得满屋子都是,排风扇呼呼地响着,客厅里的液晶电视放着8台的抗日连续剧,正上演到紧张的夺枪桥段。客厅并不大,灯也不是很亮了,满满当当地堆满了充满生活气息的小玩意,卜凡把手里的礼品悄悄地码在门口的鞋柜旁边,楞楞地站着,一时间看的竟然有些呆了。
这是他的岳明辉长大的地方。

岳妈妈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上午,排风扇的声响太大,都没有听见儿子回来,直到岳明辉扒着厨房门叫了一声妈,才惊觉自己盼了一个月的儿子就在面前。“怎么就回来了?哎呀,怎么也不叫一声呢?”岳妈妈翘起刚刚洗了菜还是湿着的手指,用胳膊把高大的儿子圈进怀抱里,“明辉呀,你看你这肩膀薄的,训练苦,可不能不好好吃饭呀。”
“我知道,妈,中午做了什么好饭呀?”岳明辉回抱住许久未见的妈妈,岳妈妈献宝似的比了比厨柜上整整齐齐码着的碟碟碗碗,“你看看,都是你爱吃的,哎?你刚才说你带谁回来啦?”
岳明辉神秘兮兮地一笑,“你自己出来看看就知道啦。”
出来就看见在门口杵着的一根巨型电线杆,表情呆滞,双目无神。岳明辉心说不好,傻孩子连一分钟都没绷出,就原形毕露了。岳妈妈惊喜的叫了一声,快步走过去握住了哈仙的两条胳膊,“是凡凡吧?明辉经常跟我提起你,一看这就是模特,真的这么高呀!还这么结实,阿姨真喜欢你!”
卜凡还发愣呢,冷不防被岳妈妈劈头盖脸夸了一排,相当不好意思,瞪着眼结结巴巴道:“阿……阿姨……是我,我是卜凡……我……我我……”
“这孩子长得多喜庆呀!你看这眉,这眼,这嘴!”岳妈妈眼睛都笑弯了,卜凡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岳明辉和妈妈长得像,都是一双漂亮的龙凤眼,笑起来的时候深邃的双眼皮轻轻褶起来,温柔得不像话。他越看越觉得亲切,也没那么怕了,不自觉地也咧起嘴开始傻笑,岳妈妈一看就知道这孩子虽然长得虎了吧唧的,其实老实得不得了,心里更是喜欢。“快进来,快进来!明辉没跟我说他要带你回来,阿姨也不知道你爱吃点什么,做的都是明辉爱吃的,凡凡跟阿姨说你喜欢吃什么,下次再来阿姨给你做。”
卜凡摸着脸有点受宠若惊,这怎么这次还没吃呢就约上下次了,他转头看向倚在厨房边笑眯眯的岳明辉,投过去一个“我还什么都没干呢,我怎么觉得我已经成功了”的美滋滋的眼神,岳明辉觉得心里突然地又跳跃了一下,歪了歪头仍旧笑嘻嘻地看着他。“妈,到底谁才是你儿子啊。”他揣着兜走到沙发前面,状似不满地皱起鼻子抱怨道,“我怎么觉得你关心卜凡比关心我还多呢?”岳妈妈爱怜地戳戳他的鼻尖,“你呀,我觉得凡凡可比你招人待见多了。”她转头看见卜凡也在一脸严肃地点头,忍不住也笑了出来,这孩子看着凶巴巴的,却可爱得不行,太招人喜欢了,她家明辉从哪儿找来的这么一个巨型活宝。

卜凡傻笑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忘了把礼物呈上来,慌忙跑到鞋柜旁边,拎着海参、阿胶、茶叶颠颠地跑过来,“阿姨,我是山东的,第一次来也不知道给您带点啥,就带了点特产,阿胶您吃,对身体好,茶叶给叔叔喝。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咋挑,让我妈给我买了邮过来的,要是不好,您可别揍我。”岳妈妈嗔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这孩子,跟阿姨还客气什么。还都买这么些贵东西。下次可什么都不许买了。明辉他爸爸出差了,他最爱喝茶,下次你再来,我让明辉他爸给你泡茶喝。”卜凡笑得牙花子都出来了,点头如捣蒜,阿姨这话里话外的明示暗示听得他全身舒坦。岳妈妈拿起桌子上那袋苹果,塞到岳明辉手里让他去厨房洗两个,卜凡慌忙从沙发上弹起来嚷嚷,“阿姨,你让我去洗。他洗不干净。”岳明辉瘪了瘪嘴,冲着他做了个鬼脸,“妈你看他这个心机婊,就知道在你面前抹黑我。洗个苹果有什么洗不净的,你们就等着吧。”岳妈妈只是捂着嘴笑,拉着卜凡说凡凡来我们唠,让明辉招待你,你不用干活。
没多会岳明辉拿着个不锈钢盆装着四五个苹果出来了,趾高气扬地看了一眼卜凡,把盆往桌子上一撂,得意洋洋地往沙发上一瘫,拿下巴点了点自己的劳动成果,“吃苹果!”
卜凡拿起一个红彤彤圆滚滚的苹果,总觉得有点不舍得吃,毕竟这是岳明辉给他洗的第一个苹果,平常一般都是他给岳明辉洗。木子洋老撇嘴,嘲笑他是不是有点太宠媳妇了,卜凡义正词严地说我们山东男人就是这样的,木子洋摇头道我可不是这样,卜凡字正腔圆地说,那我觉得这可能是菏泽和青岛的地域差异。木子洋翻了个白眼,对他无语了,转头拿了半袋大白兔哄骗灵超给他也洗个苹果。小孩含了一嘴他以为是他洋哥新给他买的其实是他洋哥从储物间翻出来的奶糖,欢天喜地的去了,卜凡翻了个白眼,也对木子洋无语了。



注:六院=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北京著名滴精神病院~


ft.我写的好开心!!!!我还可以激情爆肝5000字!!!爱情是第一生产力!!!

大家当纪实文学看就好!甜不过真人(摆手)

另外有一个隐藏设定是娇已经事先跟家里出了柜了,凡还没,不是不敢,是想过年直接把人带回家。

凡让凡妈帮忙挑礼物的时候说的是要去女朋友家。

谢谢所有评论/点赞/推荐的小可爱!!!看到评论我真的超级开心!每条评论都会好好回复的!微博@少女緑 欢迎来找我玩!!!


评论(15)
热度(22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