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写文的时候就在微博讲骚话@少女緑
2018-03-30

【卜岳】上门〈上〉



岳明辉的车刚开进小区,卜凡就坐不住了。岳明辉接过门卫递过来的登记卡,瞥了一眼在副驾驶上烙饼的卜凡,觉得他抓耳挠腮急赤白脸的样子特别好玩,就跟个隔着笼子拼命拿舌头卷外面骨头的大狗似的,于是低下头抓着方向盘噗嗤噗嗤地开始憋笑。钢铁直男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凶巴巴地瞪着笑成一团的有钱少爷,急得青岛话都憋出来了:“咋啦?你你……你笑啥?”

岳明辉笑的花枝乱颤,听见他犯结巴,更是抖得如同筛糠,一个没留神被一口口水呛住了嗓门,开始一边剧烈地咳嗽一边断断续续抽着气儿笑,卜凡恨恨的盯着他,上手给他拍背顺气,手指路过他脖子的时候示威性地小小掐了一把,“还笑,还笑,呛死你算啦。你停车,我要下车。”说着开始扒车门,结果被一把抓住袖子,回头一看,岳明辉不笑了,但眼睛还是弯的,从下往上瞅着他,目光里有点爱娇的嗔怪,“怎么啦,笑你两句你还要离家出走了,出息了凡子,还会和哥哥耍脾气了。”

卜凡最受不了他这个眼神,上手轻轻拧了他软乎乎的脸颊,“行啦,我下车去门口便利店再给阿姨买点橘子苹果。你先去停车,我马上就到。”岳明辉被他突然袭击,使劲皱了皱鼻子,拿袖子蹭了一下被捏到的左脸,“还买啊?你都买了一后备箱了。咱不是说好了就是走个形式吗,我妈真不吃这套,你这一路都买了多少了,一会怎么提上去啊?”

“我提嘛,我小年轻,大个子,我最不怕出力了。”卜凡得意洋洋地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我这不想起来只给阿姨买了补品牛奶,没买水果呀,不像样子,路上应该去买个果篮的,提一塑料袋,哎,不好看。”他说着就要下车,岳明辉无奈地摇了摇头,得,拦不住,随他吧,反正最后也是自己吃,卜凡挑水果还是很有一手的,跟他不一样,他们每次去菜市场都分工明确,卜凡负责挑和提,岳明辉负责掏钱——他也管钱,他俩的工资加起来没有多少,卜凡懒得理财,老早以前就开始干脆把被扣的没多少的工资全部上交给岳明辉,那时候他俩还没谈对象,岳明辉拿着他俩摞在一起的那几张薄薄的百元大钞,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花这来之不易的农民工搬砖血汗钱,卜凡上交了工资,山东男人的尊严导致他也总拉不下脸去找岳明辉要钱花,两个人各自按捺,一个月以后分别瘦了五斤。第二个月瘦了两斤。第三个月有一天晚上卜凡拉着岳明辉出去吃了一顿烧烤,一夜未归,随后岳明辉花钱花得越来越理直气壮,卜凡要钱要得越来越熟能生巧,两个人经常半夜偷偷跑出去吃烧烤,一个月把之前省下来的钱全花了,并且胖了十斤,被小于提着耳朵各自一顿臭骂,于是两个人吸取教训,不吃烧烤了,改成了夜间散步,谈人生谈理想看星星看月亮。灵超有一次问木子洋,洋哥,岳岳妈妈和凡哥天天晚上出去干嘛呢,木子洋瘫倒在床上,抄起ipad点播了一集《狐妖小红娘》,把灵超的脑袋揣到自己胳膊肘里,慈爱地说,大人的事情小孩少管,你一会出去的时候把你岳叔这个娃哈哈瓶子扔了,噢,顺便今天晚上睡觉前你跟你凡哥说一声,让他以后每天来卧室收拾岳明辉的酸奶瓶。
卜凡倒是很任劳任怨,吃过那一顿烧烤以后甚至把木子洋和岳明辉卧室的卫生都包了。菏泽之光看着光着膀子在屋里扫地的青岛孤狼,啧啧赞叹,我们山东男人那就是不一样。

卜凡下了车,站在北京四月的风里凌乱了一会,春天的风可真几把大呀,两百斤都觉得要被吹跑了。他逆着风步履沉重地往小区门口的便利店走,门卫大爷没想到刚才开过去那辆白本田里面坐着的居然是这样一个彪形大汉,他有点长了的毛寸被风吹成一个凶恶的背头,正面色不善的冲着自己走过来,大爷吓得防暴杆都抓在了手里,却只见那彪形大汉一路念念叨叨地走出大门,没过几分钟提着一兜沙糖桔一兜红富士回来了,胳肢窝底下还夹着一个硕大的沙田柚,嚯,感情是新姑爷来见亲家了,现在这么实诚的小伙子可不多见了。大爷冲着卜凡赞许地点了点头,卜凡没看见,刚才买水果岳明辉没在,他有点不确定自己算数算没算对,走出去两百多米还在回味,不知不觉就到了岳明辉家楼下。那边岳明辉已经把车停好了,倚着车门正在抽烟,一根烟刚刚抽完,看见卜凡过来,就打开车门把烟屁股丢到驾驶座旁边的烟灰盒里,顺便把后备箱也打开了,冲着卜凡喊:“你不说你能拿吗?你把东西都拿了!”

卜凡为这次见家长做了精心准备,拎了两桶礼盒装的崂山绿茶,一箱淡干海参,一箱东阿阿胶,还有一箱路上临时买的纯牛奶,加上他手里拎的水果,显然不是能一个人拿走的量。岳明辉明摆着跟他使坏,卜凡也不恼,看他那个得得嗖嗖的样子怎么瞅怎么稀罕,任劳任怨地胳肢窝夹一切,左拥右抱地把这几样东西挂了一身,站在后备箱旁边,动也不敢动了,这些特产都不便宜,礼盒也精致,卜凡倒也不是心疼钱,只是生怕给摔了要讨岳家妈妈的嫌,他可禁不住这个。
岳明辉站在一旁揣着手看热闹,看见卜凡这个滑稽的样子,笑得腰都直不起来,熊瞎子掰玉米,绝了。他一边笑一边从熊瞎子身上把海参和阿胶剥下来,恶狠狠地说:“贵的我拿!”熊瞎子慌忙把手里的橘子苹果递过去:“你别,那个沉,你提水果。”一句话甜得地头蛇心都化了,岳明辉从他手里面接过来水果,又把纯牛奶也抢过来,卜凡还要跟他争,岳明辉没手理会他,干脆直接在他左脸上香了一个,“闭嘴吧你。要不一会我还要被我妈骂,你怎么那么精呢你。”
大个子红着脸不吭声了,吭哧了半天也没吭哧出个所以然,弯腰用头顶了顶岳明辉的额头,嗫嚅道:“那,那就上楼吧……”

岳明辉幸灾乐祸地看着他红通通的耳朵尖儿,“可以啊凡子,我还以为你还得再排练一遍哪。”



tbc.

ft:我写的小辉总是特别娇……就很bad……不过我特别喜欢这种“我对别人都温柔但是我就对你娇蛮任性”的相处模式,我觉得山东爷们肯定也特别吃这一套~
本来只想写一个简单的见家长结果爆了字数,明天继续爆肝,灵感来了挡都挡不住。









评论(17)
热度(28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