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用尿和泥
2018-03-27

【灵洋灵】占座



校园paro 没什么脑子的小甜饼
(为了卜岳图而)写给狐老师的纯纯的校园恋爱 以后有梗了还会继续写这个系列
显而易见的双向暗恋 箭头很粗
希望小可爱们可以多评论!!!!谢谢!!!(土下座)



“哎。”坐在对面的学长冲着灵超笑了笑,四下望了望,低声叫道。漂亮的冷峻的脸也舒展了,变得像一只晒太阳的大猫一样可爱。“你记不记得我?”

灵超脑子里突然地空白了一下,他下意识的对视过去,抿着嘴,露出了一个无意识的很倔强的表情,那个学长看着他瞪着眼睛的样子,笑容更好看了。灵超看着他慢吞吞地把面前的教辅资料合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从脖子上把松松围着的围巾取下来,摊在桌子上随意地折了两折,学长把双手摁在蓬松的围巾枕头上面,孩子气地歪着头看向灵超。

“我要睡一会。你也可以睡一会。到点了图书馆会响铃的。”学长小声地说。语速慢慢的,声音温和又柔软。灵超迷迷糊糊地想,他的声音听起来真舒服,像是猫被抓搔下巴发出的满足的咕噜声,只是听他说了句话,自己也忍不住想要睡觉了。
“我在文艺汇演上跳过舞的,”学长有点不满他的表情似的嘟囔了一句,“就在你前面那个节目。”
啊。灵超心里一动。他偷偷地看着那个学长。他记得他的,那个舞,非常好看的那个舞蹈……他在幕布后面等着上场,那个舞蹈,从后台看都那么好看。他记得他的。


学长看着他的表情变化,也露出了一个“我就知道”的笑容。“我记得你。你叫灵超。我叫木子洋。”
灵超看着他点了点头,心里却想,我知道的,你叫木子洋。我知道的。我还知道你是学长,读高三,在文科班,学习很好,写字很漂亮。


“木子洋学长,”灵超低声说。“我记得你的……”
木子洋摆了摆手,“你不要叫学长,听起来好别扭。”他的眼睛滴溜溜转了转,里面的笑意简直要溢出来了,“要不你叫我洋哥,你看怎么样?”
灵超点点头。
“那你洋哥以后就帮你占座啦。”
木子洋弯起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
灵超又点点头,然后深深的把头埋下去。他想自己的脸一定已经很红了,否则怎么会连耳朵尖都烫的发疼呢。





灵超匆匆忙忙走进图书馆。这场雪突如其来,他从餐厅出来时外面已经下得纷纷扬扬了,灵超有些无措,这种天气骑车回去肯定不太安全。没有办法,只能去图书馆呆着。他心里突然升腾起一点点见不得人的害羞和期待来——自从木子洋说要帮他占座以来,不知道自己是出于怎样的一种心理,一想到就觉得脸上烧的不行,根本不敢见他,别说去图书馆和他坐对面了,在学校里偶尔打个照面都要避开和他对视。灵超望向图书馆的目光开始不由自主的闪烁起来。

会被木子洋讨厌吗。会不会,被他觉得是一个不守约定的人呢。


……但是在第一场雪的时候,突然非常的想见到他。


灵超紧了紧衣领向着图书馆跑过去。

一楼。二楼。三楼。脚步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重,他飞快地向上跑着,心里有难耐的雀跃和欣喜。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木子洋。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木子洋。情态动词加have加done都有哪几种。木子洋。木子洋。木子洋。木子洋。
心跳好吵。
他心里面那只小鸟在喉咙里面疯狂地拍着翅膀,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肚子里面生长起来,野蛮地穿过胃袋、肺泡和肝脏。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马上就要瓜熟蒂落。




但是木子洋常坐的那个座位是空着的。

灵超慢吞吞地走过去,落在羽绒服上的一层雪花已经化了,把脖颈那一块弄得湿漉漉的,灵超抬起手揉了揉脖子,心里有一阵突如其来的不快,图书馆里也没有多少人,虽然暖气很足,灵超却多多少少觉得有点空落落的。
他沮丧地拉开自己常坐的那个凳子,凳脚刮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吱啦声,灵超吓了一跳,慌忙小了动作,小心翼翼地把书包放到了桌子上。正准备落座,突然看到座位上放了个纸袋。

灵超有点诧异地把它拿到桌面上,心说难道这个座位被别的人占了?他不禁更生气起来,木子洋这个说话不算话的人,明明说好了帮他占座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他愤愤地看向那个纸袋,决定等见到了木子洋必须要好好质问他一下,然而无意中瞥到了纸袋里放着的东西,灵超却愣住了。
是他最喜欢的那条白色围巾。木子洋的。还有一袋棉花糖。

灵超把那条围巾摸出来,它好好地折着,里面夹着一张便利贴。

“给小弟,
帮你占了座。虽然你总不来。”


柔软的白色毛绒,馨香的洗衣液味道。灵超低下头,深深地埋进去围巾里去。他像是被木子洋拥抱在怀里,一个蝴蝶翅膀一样纤细的人,一个云朵一样温和的拥抱。而窗外雪花飘落,一片白茫茫,他被雪和围巾圈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图书馆的暖气熏得他昏昏欲睡,心里已经是万物复苏的春天。


他还想要一个棉花糖一样,轻柔而甜蜜的吻。

评论(4)
热度(140)
  1. 超爱卜凡崽崽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