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识旧春风

吃玩睡

瓶邪 片段2

整理自己高三摸的鱼时发现可以串成一个完整的校园paro

陆陆续续发一些零碎的小片段

有人看的话可能会慢慢写成完整的故事

感谢评论!评论和小红心是支撑我写下去的力量!


 

 

学校图书馆早就更新换代成了电脑系统输入,虽然借书是扫条码,不过还是有些老书在扉页上粘着个小纸袋,里面插着借书卡片,我还是在替我三叔借一本很有年头的武侠小说时发现的。

又比如说闷油瓶给我的这本《诗经》。显然已经更有年月了。小纸袋里插着的借书卡片泛着很有年代感的黄,微微有点发皱,上面基本上是空的,只填了一栏,是闷油瓶的名字。

黑色中性笔的字迹很潦草,他那个人,写字就是那个样子,我简直都想象的出来他是怎么百无聊赖地捏着笔草草签下名字的——这笔很有可能都是管我借的,他的笔基本都是跟我借的,还从来没还过。我不禁有点想笑,真是多此一举,本来借书只需要扫条码,又不用在这上面签字,他既然兴致大发要手动登记,还不认认真真好好写……也真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事。

我轻轻把那张脆弱的小卡片从纸袋里抽出来,捏在手里细细端详着。闷油瓶可真是喜欢这本书,我一直觉得特别莫名其妙,明明我跟他比起来要“文艺”的多(胖子语),像《诗经》哇《人间词话》啦这类书我都是草草翻一遍,实在也静不下心来去好好读,更别提像闷油瓶这样自己书桌角落里总是搁着一本,甚至还要从图书馆再借一本。仔细想想,上次我跟他一起出去买复习资料他好像又买了一本,哇,不是吧,他大爷是搞什么啊,《诗经》全收集还有成就拿的吗?

我不禁觉得有点好笑,实在不明白闷油瓶那种宇宙直男为什么会喜欢这本书,平时我看本当代小说都要被他无声鄙视半天的。胖子说过,小哥一点都不像个文科生。我简直太赞同了,他物理那么好,居然选了文科。而且他明明完全没展示出来一丁点对于文学方面的兴趣……按说文科生都该多多少少有点的吧?

我又想起来班主任看到他的文理分科志愿填报表的时候瞠目结舌的样子,笑死我了,下课以后他就被叫到办公室,我借整理作业本之名偷偷溜进去围观,班主任苦口婆心劝说的样子和闷大爷油盐不进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老头估计要心疼死了,虽然闷油瓶政史地也非常不错,但是他理三科的成绩好好培养一下绝对是有戏进清华的水平啊。

不过时至今日“闷油瓶为什么要选文”还是一个和“吴邪为什么没有女朋友”一样毫无道理的未解之谜。

我摇摇头又把那张小卡片插回去,刚刚合上了书页,却猛然瞥见右手食指上蹭了一片铅灰……背上还有字的吗?我有点疑惑,复又把它取出来。在翻过来的那瞬间,我愣住了。

那是一张我的素描像,画的是我上课睡觉时候的样子,线条很琐碎却一点都不草率,他娘的我那个蠢样简直就是活灵活现的。画面旁边写着三个字,被我的手指蹭的有点糊了,但仍然能看得出来是完全不同于那个潦草签名的认真,一笔一划工工整整,苍劲有力,里面的温柔简直都溢了出来。

我像个小姑娘一样喉咙有点哽,眼前也模糊了起来。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他写的是,思无邪。

 

现在两个未解之谜都有答案了。


评论

热度(9)